您的位置: 海东信息港 > 健康

傍上女领导第26章他们下手好快

发布时间:2020-01-26 08:46:28

傍上女领导 第26章他们下手好快

第26章他们下手好快

“你在干什么?怎么不接?”姚海东僻头盖脑地问刘立海。请大家看最全!

刘立海一时语塞了,是啊,他在干什么呢?喝闷酒,为了冷鸿雁,为了那个说不定还在冷姐姐家里的付建文?这不是很扯淡吗?他不是一心要摆脑这个女人的吗?

姚海东见刘立海没有说话,语气压低了一下,继续问了一句:“你在市长家里?”

“没有,没有,没有。”刘立海赶紧一连串地否认着。

“没有就好,你自己要注意,不要有事没事和她粘在一起。”姚海东补充了一句。

这么晚打来的,难不成就是为了证明自己和冷鸿雁是不是在一起?姚海东又听到了什么?刘立海不得不如此想,于是问了一句:“姚大哥,你又听到了什么吗?”

“对了,听说你去和市长去过林家村是吗?”姚海东又问。

刘立海不知道姚海东到底要说什么,只得顺着他的问题回应了一句:“是的。”

“你们去干什么?”姚海东又问。

刘立海有些着急,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个姚大哥能不能一次说清楚呢?这么一句接一句地问他,喝了酒的他,没有以往的耐性了。便急着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你能不能直接说事情呢?”

“你就那么急?这事与你有关是吧?”姚海东偏偏不说清楚,似乎故意要让刘立海着急。

“什么事?”刘立海问。

“你们在干什么事瞒着我?”姚海东有些不悦地问刘立海。

“我和冷市长是去过林家村,但是因为她的脚扭伤了,所以,我们中途就回来了。没有和林家村的人接触什么,更没找过林老。不过,我们查到林家村村子前面的一片稻田种的是转基因,明天等冷市长的脚好一点时,我们再去林家村证实一下。”刘立海把事情说了一下。

“果然是你们在操作这件事,这么大的事情,你事前怎么不问问我呢?”姚海东责怪地问刘立海。

“发生什么了?”刘立海吃惊地问。

“林家村发生了火灾,就是你说的那一片稻谷全部烧光了。”姚海东说。

“什么时候的事情?”刘立海问。

“应该在一个小时之前吧。我也是无意间听到的,我还在单位没回家。晚上书记突然给了我一份很重要的材料要我亲自动笔写,我一直在忙这个事情,而书记也一直在办公室等我。一个小时前,我拿着初稿去见书记时,在门口听到他接到一个,说的就是林家村稻谷被烧的事情。

因为具体情况不熟悉,我想等材料交了后再问问,结果书记看了一下我写的材料,不满意,让我拿回去修改,他就在办公室里等我。所以一忙就忙到了现在,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太熟悉,才打来问你。”姚海东把情况也简单地说了一遍,不过他现在明白吴浩天为什么这一段不断给他加工作任务,这个老狐狸显然是不让他有时间有精力和冷鸿雁,刘立海混在一起,显然是要拆散他们这个小圈子。

姚海东想到这一点,马上明白了朱德江关于嫖---娼一事是他们有意而为之,当然了朱德江自己也因为委屈喝闷酒,才给了他们机会。

“他们动作好快啊。”刘立海的酒一下子醒了一半。

“你在哪里?怎么这么吵?”姚海东问了一句。

“我,我在酒吧一条街。”刘立海说了一句。

“你也跑去喝闷酒去了?你,你怎么和朱德江一个德性呢?现在都是什么时候,你,你还有心情喝闷酒?”姚海东一下子生气了。

“姚大哥,对,对不起。”刘立海的声音低得似乎只有自己才听得见,他确实不该赌气来这里喝酒,他应该回到林家村去,他也应该接阮紫秋的,现在事情又是一团糟,他再去找林老解释什么呢?说不定阮紫秋早在林老面前告了他黑状呢。

“你没什么对不起我的,对不起是你自己。你喝了多少?能开车吗?来单位接我。”姚海东很有些生气,怎么这些人都是这样的呢?这个状态如何进入战斗?第一回合,他们输得如此彻底。再这么下去,别说他这个秘书长的位置不保,怕是冷鸿雁市长一职就得被他们架空的。刘立海一个小小办公室主任,更会没有用武之地的。

“我,我能开。我马上走。”刘立海说着,就挂了,赶紧埋单离开了酒吧一条街,外面的冷风一吹,他的酒彻底清醒了。

刘立海赶紧开车去了市委大楼,而姚海东就等在大楼外面,他一见刘立海的车子停了下来,二话没说,就径直站进了前座说了一句:“去市长家。”

“这么晚去她家?”刘立海不确定地问了一句。

“是的。只有这么晚我才有时间去,而且是你们的车子,就算被人看到,只会猜到你见市长,不会想到我在一起。现在,我宁愿让他们传你和市长的闲话,也得好好和市长面对面谈一下。”姚海东冷静地说着,他现在只能利用刘立海了。

刘立海没再多说什么,开车直奔冷鸿雁的小二楼。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情竟然好了起来,就因为可以去看看付建文走了没有吗?他怎么这样呢?

“妈的,老子怎么会吃这个破玩意的醋呢?”刘立海暗暗地骂了自己一句,不是吃什么醋,他现在在林家村,情况会完全不同的。满以为会给吴浩天他们这一帮人一个措手不及,现在倒好,刚刚得到的线索断了不说,还会让林老对他们办事不力产生怀疑的。

关于这些情况,刘立海是不敢告诉姚海东的,说了必定被他骂死,怎么一来,工作不开展,男女之事纠缠不清楚呢?姚海东是相信刘立海有这个理性才愿意和他们一起去斗,去争。如果知道这两个人还在为情感起起伏伏,他们的这个小圈子还能存在吗?

刘立海不敢想了,而且越想越后怕。从市委大楼到冷鸿雁的家路程不远,他在心神不定时,车子已经到了冷鸿雁家门口,而姚海东没有马上下车,而是给冷鸿雁打了一个,很快通了,冷鸿雁迷糊地问:“谁啊?这么晚有什么事?”

“市长,是我,姚海东。我有急事见你,就在你家楼下。”姚海东急切地说着。

“你一个人吗?”冷鸿雁竟然这么问了一句。

“不,不是的。还有小刘也在一起。”姚海东虽然有些不爽,还是如实说了一下。

“让他绕到楼后面,我把钥匙丢下来,你们上来,我的脚扭伤了,暂时还下不了楼。”冷鸿雁补充了一下,这让姚海东顿时又觉得自己好小气,怎么想着是她担心他和她之间说不清楚呢?他又自作多情了一回。

冷鸿雁挂断了,她身上穿的是睡衣,她想了一下,也懒得再换衣服,反正这两个人也不是什么外人,就让他们来卧室谈吧。有两个人,她就能这样了。

冷鸿雁从卧室的窗子处把钥匙扔给了刘立海,她和他都没说话,毕竟这是深夜,被人看到也不是什么好事。

不过,刘立海捡到钥匙后,内心更加开心,至少付建文不在这里的。这一点,他已经完全放心了。

刘立海把门打开后,他和姚海东赶紧进了冷鸿雁的家。冷鸿雁卧室的门打开了,亮着灯,刘立海便对姚海东说:“姚大哥,我们上去吧,估计冷市长的脚还不能走太多路。”

姚海东愣了一下,不过还是和刘立海一起去了冷鸿雁的卧室,她坐在床上说:“你们找个椅子坐下来说吧。”

两个人各自坐了下来,姚海东有些紧张,都不大敢看冷鸿雁。毕竟她穿的是睡衣,他可是没见过一直装着的这个女人穿睡衣的状况。这种感觉对于他而言,还是很有些奇怪的。

刘立海偷偷看了一下冷鸿雁,她似乎没看他,而是盯住了姚海东,但是他感觉,她内心还是有他的。当然了,这个时候,他是不可以再想关于他和她之间的情感问题。

姚海东先说话了,把他在中对刘立海的话又对着冷鸿雁重复了一下,他的话一落,刘立海和他同时看住了冷鸿雁。

冷鸿雁有一会儿没说话,刘立海猜,她也许在后悔,她不该使性子,如果不是她使性子,她和刘立海早和林老把事情谈清楚了。他们谈清楚了这件事后,烧毁稻谷是迟早的事情。现在他们这么一出手,关于种植转基因稻谷的事情,她和刘立海就无从查起。

林家村能够这么毁掉,其他地方大约也会这么毁掉的。他们这么一搅和,村民们的怨气必定会撒在身上,接下来的事情可能比冷鸿雁想象中要复杂得多。

冷鸿雁看住姚海东说:“海东,我可能一开始就错了,导致我现在步步都在错。”

“市长,现在挽回还来得及。”姚海东接过冷鸿雁的话,安慰着她。

“你们也许认为我心狠,其实我给朱德江打过,可他关机了。在他的事情上,我当时的确是很生气,觉得很丢人。可等我想给他打时,他是关机的。他们先除掉朱德江,接着控制海东,剩下我和小刘,他们就容易对付了。看来,我确实低估了他们的能力,也确实低估了京江的局势。”冷鸿雁突然自责着。

本书来自:

北京市平谷区医院怎么样
定南县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浙江白癜风专科医院哪好
云南手术治疗牛皮癣
贵阳哪家医院专业治癫痫病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