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海东信息港 > 健康

健在绝症患者遭两机构抢遗体终究放弃捐献

发布时间:2019-05-10 14:53:15

健在绝症患者遭两机构“抢遗体” 终究放弃捐献 时间: 12:57 来源: 时尚生活 昨日,许宝在合肥一家肿瘤医院接受采访,并展现红十字会颁发的荣誉证书。来源:张艺冬微博

南都讯 昨天,认证为公益人士的安徽友张艺冬发微博说,4月9日下午,在安徽一家医院里,两家接收遗体和器官捐献机构的工作人员,当着病人面上演“争抢戏”。微博发出后引发友的关注。

对此,遭指责的一方,安徽红十字会遗体(器官)捐献中心安徽医科大学接受站负责人付杰称,当场只是对另一家民营医疗机构的资质提出疑问,对方随后也表示放弃接收,没有帖中的所谓“争抢”。而事实上,患有绝症的当事人情绪的确为此遭到影响,终表示只同意捐角膜,而不是像之前说的那样捐献遗体。

捐献文书签署现场生变

事发昨日14时左右,在安徽合肥的一家肿瘤医院。张艺冬介绍说,表示要捐献器官和遗体的是住在该院的一名安庆籍癌症患者许宝。当地媒体报道说,许宝在去年7月被诊断得了肝门部胆管癌,曾前往上海等多地医院寻求医治,被告知病情严重后来到合肥一家医院寻求治疗,今年3月以来病情日益严重。

张艺冬称,他与许宝是在其目前所救治医院之前一次联谊会上认识的。眼见病情无法治愈,许宝产生了捐献眼角膜的想法,张为此联系了合肥爱尔眼科医院,对方表示愿意接受。后来许宝又表示愿捐献遗体,张艺冬又联系到安徽红十字会遗体(器官)捐献中心下属的安徽医科大学接受站,亦获同意。

昨天14时是约定的捐献意愿签署时间。此外,为了完成许宝想上安徽本地电视台一档栏目“唱歌给家乡人听”的愿望,张艺冬还请了电视台来录制节目,同时在场的还有其他媒体以及从安庆赶来的官员等。出乎张艺冬意料的是,本来一件看似很好的事情,竟出现了一些他没想到的场面。

当事人终究放弃捐献遗体

率先赶到医院接受捐献的是安徽医科大接受站的负责人付杰。

按照张艺冬的说法,付杰进来之后也没有太多问候和客套,就向许宝介绍捐献的相干事宜,这让他觉得缺少了些人情味。很快,爱尔眼科的人随后也如约而至,“拿着一束花”。

接着,就出现了张艺冬微博所说的“争抢”1幕:“两接受单位在病人面前吵来吵去,相互争抢 遗体 和眼角膜,致许宝心情难受”。终究,爱尔眼科的人退出了接受,许宝也表示只捐献角膜,没有捐献遗体。

当时同在现场的一位安庆电视台表示,当天的确是安徽医科大接受站的人先到场,“先讲了一些政策之类的”,并向病人介绍说红会方面也可以帮他完成眼角膜捐献的心愿。爱尔眼科的人到场后发现安徽医科大的人后,“很快服软了,就表示只是来看一下。”

在他看来,之所以导致当时的尴尬场面,是由于两家机构的人员当着许宝的面说了些有关接受资质、合不合法等一些规章制度的东西,“这些与许宝没啥关系的事情”,完全没顾及到当事人和现场其他人的感受。据他介绍,现场一度围了好多人。

“不是争吵,是分辨是非”

“不是争吵,是分辨是非。”当天去医院接受捐献的安徽红十字会遗体(器官)捐献中心、安徽医科大学接受站负责人付杰昨晚对南都说,自己到医院后先是给许宝介绍了捐献手续和流程,后来爱尔眼科医院的人到场,他曾向后者询问其接受眼角膜捐献的资质,而对方接着表示放弃接受,只是来看望下病人。

付杰说,虽然自己当时的表情没有微笑,“但声音一直很平和”。对张艺冬等指责自己一上来就介绍捐献的内容,付杰表示自己对每一个捐献者都是这样的。在他看来,遗体和器官捐献是件很严肃的事。“一定要当着捐献者的面说清楚,他愿意也行,不愿意也可以,甚至还可以随时撤消他的遗言”。

至于所谓争抢,付杰表示,自己并没有要求病人的角膜一定要捐献给谁,而是向病人说明通过红十字会的角膜库,他可以在遗嘱中明确捐献对象,“哪怕指定给爱尔医院也行”。

“的问题可能是他们觉得不应当着病人面说这个事。”付杰称,之前在沟通时,张艺冬就表达过对红十字会眼角膜库的不信任,所以他觉得有必要也当着病人的面解释清楚。“虽然听起来残暴,但捐献者活着时就该有全方面了解,不需要隐瞒,如果当事人想不通,可以不做,我们工作方法一直是这样。”

南都 张东锋

小儿肺热咳喘口服液
小葵花
小儿柴桂退热颗粒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