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海东信息港 > 健康

男孩高一患强直性脊柱炎止疼药伴苦读考上大

发布时间:2019-04-09 18:36:52

男孩高一患强直性脊柱炎止疼药伴苦读考上大学

家人拿着郭健的录取通知书爱不释手(左1为郭春,右1为郭健)生丽丽摄

九月份就开学了。80岁的爷爷每天骑车10公里,沿公路捡瓶子,给孙子凑上大学的路费。老人不知道,上大学还要交学费。

医生说,7八万元就可能治好郭健的病,可这笔钱对于这一家人来讲,却是那么的遥不可及。

大庆市肇源薄荷台乡永祥村范家屯郭健,高一时突患强直性脊柱炎,8年里两度休学,2011年,他带着50盒止痛药重返高中,今年,他以495分的成绩考上海南师范大学。他的聋哑父母、年老的爷爷看到录取通知书都乐得合不拢嘴。离开学还有10天,郭健仍在为学费忧愁。80岁的爷爷每天骑车6站地捡瓶子,过去他是给孙子攒钱治病,现在是给孙子攒上大学的路费。

瘫痪休学

比针扎都疼,后来发展到颈部、四肢,连转头翻身都不敢。

80岁的郭春骨瘦如柴有些驼背,皮肤晒得黝黑。早上6点多,他灌了一瓶凉开水推着车出门了,骑车上了通往三站镇的公路。因为这条路上的车多,运气好的时候每天能在路两边捡到几包塑料瓶。来回十公里左右,老人中午回家吃饭,下午再出门。为给孙子郭健治病,老人坚持了6年。

郭健17岁那年在肇州一中读初四,距离中考一个月时,他突然胯部剧痛,班主任柳春莲老师带着他去医院开了止痛药,他坚持到了中考,并考上了肇州二中。

2004年,郭健病情越来越重,高1开学不到一个月,他竟瘫痪了,因而只能休学。父母都是聋哑人,年逾古稀的爷爷背着郭健四周求医,他们去过西安、郑州、长春等地,家里值钱的都卖了,还借了10余万元的债。

发作起来比针扎都疼,后来发展到颈部、四肢,连转头翻身都不敢,只能躺在炕上。郭健患的是强直性脊柱炎。家人从早累到晚,弟弟也停学去安装塑钢窗给我赚药费,我成了全家人的负担。病痛和惭愧让我一度想到轻生。

重返校园

靠50盒止疼药支持,重返校园不到一年,郭健考上大学!

郭健在炕上一躺就是六年,聋哑父母每天做饭、擦洗服侍着儿子,可是却说不出一句安慰的话,看着儿子每天深夜疼得难以入眠,这对夫妻只能偷偷落泪。

不能再消沉,在他们眼前我要表现得乐观坚强一点。郭健对说,四处看病,爷爷总是背着他,回到家,还要去公路捡瓶子;全家人几近每天都是吃大饼子、咸菜,他们无言地付出着,我必须坚强大胆,我要完成学业。即便躺在炕上,郭健始终没有放弃学业。

2009年,郭健靠药物能独立行走,夏天他回到了校园。在卧床的5年里,郭健由于使用强效止痛药双眼浮肿肾功能越来越差,在完成高一的课程后,郭健对止痛药出现抗药性再次瘫痪,休学一年。

2011年,郭健又一次站了起来。9月19日,他带着50盒止痛药回到了肇州2中,这些药只能让他支持半年的时间。一天三次,一次1粒,而我必须加倍才能有效。

校长王树文被郭健的精神所感动,回学校时,他已经23岁了,病重时坐下就站不起来,可他那末乐观坚强,同学老师都被他的精神感染。王树文向学校申请减免了郭健的所有费用,还私下300元、500元地给郭健生活费。

用了4个月的时间,郭健自学了高2的全部课程,过了春节,他愈发充满自信。在2012年高考中,郭健以495分的成绩被海南师范大学录取。

爷爷捡瓶子攒孙子上学路费

学费在哪里?治病所需的7八万元他们什么时候能凑上?

在肇州采访时,遇到了县委工作人员王铁石。他告诉,2008年汶川地震,郭春驮着郭健骑车5小时来到肇州2中,捐了三百块钱,很多人被他们感动。

郭健告知,去海南上大学,估计只能在毕业时回家,因为路费太贵。其实选择海南,郭健想的更多的是解放家人,我去念大学以后,希望家人不用为我操心,我可以照顾好自己。

眼下郭健接到了7八位亲朋的,都是催着还债的。我只能告知他们,等我大学毕业,我一定把钱还给他们,如果没有大家的帮助,我撑不到今天,我用生命承诺,希望他们相信我。

更加现实的是,郭健仍是一个强直性脊柱炎患者。7月份,他拿着肇州2中给他捐的4000多元钱去大庆油田总医院住了五天。中医风湿科专家毕湘杰告知了他一个喜讯,新出了一种治疗强直性脊柱炎的生物制剂,半年一个疗程7八万元,1两个疗程他的病就可能治好。我根本承担不起,相比之下,我只能选择止痛药。

郭春老人现在外出捡瓶子的时间变得更长。9月份开学,我爷说车票他要给我买。郭健告诉爷爷,只要有一张车票他就可以上大学了,却没说还需要8000元的学费。没有学费,我也要去,边打工边上课我也要读完大学。郭健坚定地说。(高春阳)

病毒性和细菌性感冒
导致小孩病毒性感冒的原因
甲型流感该做什么检查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