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健康

航空经济图谋各地竞相布局利弊几何

2018-11-30 19:39:28

航空经济图谋:各地竞相布局 利弊几何

受多重因素叠加影响,近年来,各地在竞相兴建机场热潮中已深陷“越建越亏”泥潭难以自拔。不过,一些地方仍对发展航空经济乐此不疲。看似矛盾现象的背后有着怎样的逻辑和隐忧?

一个机场折射N个考量

“机场建一个亏一个,几乎已是业界公认的事实”。有资料显示,2012年,我国183个机场中亏损机场约134座,总亏损量达到29亿元。拥有12个机场的云南机场集团,当年亏损额就达到9.86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机场大面积亏损的同时却是各地的大举进入。据《财经》报道称,有数据显示, “十二五”期间,我国将新修建56座机场,迁建机场16座,改(扩)建机场91座,全行业基本建设投资将达到4250亿元。

业内分析认为,“各地竞相兴建机场,一方面能够吸引投资,获得利税,另一方面机场投资额度较大,对当地GDP来说也有拉动作用。”其次,不排除地方盲目跟风的可能。由于机场从某种程度上说,是一座城市发达程度和经济实力强弱的象征,所以,许多地方政府非常需要一座机场来做点缀形象。“不过,建一座机场究竟对地方经济能够起到多大的促进作用,这个很难说。但是对于地方政府来说,对这个理论似乎深信不疑,都争着上马,都不愿被别人甩在身后。”有学者这样向表示。

有专家则表示,机场的产业带动效应并不适用于所有城市,机场的兴建应跳出市域经济的视野,在更大区域范围内考量,我国的航空体系建设应更具经济性。

然而,兴建机场的必要性或许毋庸置疑,但目前各地发展航空经济的速度和强度已引起业界普遍担忧。

据了解,新建机场动辄需要占用土地上万亩,从土地手续获批再到征用拆迁安置,涉及问题复杂多变,也成为各地机场建设遭遇“老大难”问题。

日前,这一现实尴尬在内蒙古和林县境内“滑稽”上演。

据《内蒙古晨报》报道称,2013年10月15日,呼和浩特市机场和铁路建设领导小组主任马保国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目前机场选址进度已取得了阶段性进展,基本划定在和林、托克托县的土默川平原。初步估算,新建机场将耗资270亿元,按计划,机场建成后,到2025年吞吐量将达到3000万人次。

那么,这就意味着新建机场将在和林县或托县“定居”。事实上,目前,内蒙古呼和浩特白塔机场迁建仍处在选址阶段。但即便如此,机场迁建选址消息打破了和林县巧什营乡圪报村以往的平静,整个小村庄开始躁动起来,部分村民开始四处急呼并上演着一场“集体土地保卫战”。

在圪报村,有魏姓村民向《中国产经》反映称:“该村主要干部涉嫌存有侵吞集体财产、低价卖地、损公肥私等行为。”另有村民介绍,近年来,村委主要领导干部擅自将该村近千亩集体土地陆续低价“转包”给本村在县城的“权贵”人士,借机场迁建至本村之机,肆意将土地承包合同的面积无限扩大至数千亩,以达到个人套取国家巨额补偿目的。

巧什营乡党委云书记在接受采访时则表示,对于村民反映的情况,该乡党委正组织相关负责人着手调查核实。不过,云书记也向坦言称,自从听说机场选址划定在该乡,一些村的村民们开始沸腾起来,原来谁都不愿承包的土地都成了抢手货。与此同时,村民占有集体土地不公的事也开始屡见不鲜。

可见,机场建设还未起步,土地权益纷争苗头便已显现。

是产业还是噱头?

与热衷建设机场的地方相比,一些地方则对发展其他航空产业“铆足了劲”。

据了解,借助北京第二机场的建设,位于北京天安门正南50公里的河北固安县已做足航空经济大文章。为此,该县率先提出打造“三城”(固安新城、温泉新城和空港新城)的城市发展规划,目的旨在深化与首都经济圈规划、北京新机场规划和廊坊空港新区规划的对接,加快规划编制;加快基础设施建设,加大空港物流项目引进力度,着力打造高端临空产业的示范。

对此,固安县县长杨培苏曾向媒体表示说,凭借得天独厚的区位、交通、资源等优势,借助北京新机场建设、城南行动计划深入实施等一系列重大机遇,固安产业新城无疑将被赋予“空港”新城的产业标签,成为京南发展空间和发展潜力的区域。

事实上,受益于大广高速和首都第二机场的利好,固安县“造城”(产业)规划却变为了现实版的地产围城,而规划初衷所要发展的产业却难觅踪影。为此,固安的楼盘掀起了一拨又一拨销售热潮,房价从2006年每平方米1000多元,涨到了现在的七八千元,位于该县空港新城的“孔雀城”的楼盘更是达到了每平方米近万元,吸引了大批北京人在此购房。

近日,在固安县空港新城走访时发现,春节刚过,便吸引了大批购房者的光顾,楼市销售前景异常火暴。在空港新城,扎堆建设的地产楼盘林立四周,除了房地产几乎看不到其他产业和楼盘之外的建筑,犹如一座新城。注意到,密布于此的楼群中,既有低密度住宅也有容积率偏高的多层板楼,而房价自然比周边高得多。

中国社会科学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近年来,一些地方打着推进城镇化的旗号,纷纷建设新城新区,并且有愈演愈烈之势,导致有的新城在房地产泡沫中沦为“鬼城”。

采访中发现,一些地方在新型城镇化建设中热衷于造“新城”,动辄规划数十平方公里的新区、新城。然而,由于缺乏合理规划,不少新城成为“空城”。

其中,山东莱芜雪野航空产业园(航空运动基地)或为典型一例。

事实上,莱芜数年来斥巨资打造的“中国航空运动城”,正在逐步成为一座“空城”。

据《中国经营报》报道称,在山东莱芜市,规划建设总面积3500亩、截至目前投资约10亿元的山东雪野航空产业园(航空运动基地),自2009年开始,已连续3年承办“中国国际航空体育节”(以下简称航空体育节),红火一时。借此,当地希望将其打造成“中国航空运动城”,使之成为莱芜的一张城市名片。

然而,从2012至今,航空体育节并没有如期举办。现如今,航空运动基地内冷冷清清,在一处标有“中国(雪野)通用飞机交易中心”“雪野国际房车交易中心”等字样的展馆外,仅有几辆轿车停放。而在“雪野国际航空俱乐部”内,偌大的大厅内,除摆放着的几架展示机外,仅有几名工作人员。目前航空运动基地内大部分场馆处于闲置状态,只有部分展馆对外出租。

“投入这么多年,到现在(航空运动基地)还没有直接效益。” 莱芜市航空节筹委会办公室有关负责人直陈。

此外,航空体育节并非是莱芜初打造航空产业的全部,莱芜希望借此机会能够打造一座航空产业园。不过,此前雪野航空产业园众多公开协议项目,终大都没有落地。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航空产业尚未发展起来,但相关产业拉动已初步显现。有资料显示,恒大地产、山东高速、山东烟草、莱钢等投资的旅游型项目相继落户雪野旅游区。对此,有业内人士担忧称,与“冷清”的航空运动基地相比,在航空运动基地不远,各大地产公司围湖造房则显得十分热闹。由于公共交通等基础设施建设滞后,这些房子未来可能销售情况堪忧。而这一点得到了周边居民的印证与认可。

地产围城隐忧渐显

然而,问题的严重性在于,地产围城主导下的造城隐忧开始在一些经济欠发达的县城显现。

据《中国证券报》报道称,已饱受城镇化诟病的山东某县出现楼市严重过饱和,为解决这一难题,当地政府要求公务员被摊派卖房的戏剧性一幕由此上演。据报道,山东某政府针对公务员卖房的任务,春节前单位曾专门开会布置。按照规定,卖房任务并不针对某些指定楼盘,只要是县城内的新房项目皆可。

据了解,这项任务仅以口头的形式通知,未见相关文件下发。按照规定,对于完成或超额完成卖房任务的人,均无额外奖励。但在一定的时间节点之前未能完成任务的,可能被罚款或停发工资。与此同时,在该县的很多机关单位,公务员都接到了类似“任务”,不同的单位任务量不尽相同,惩罚措施也有所差别。按照一位公务员的说法,只要是吃“县财政”这口饭的人,大都被分派了“任务”。

经调查发现,该县在城市扩张的过程中,城区的面积骤然增加了一半以上。其中,仅县城东北部的新区,矗立着大大小小近20个房地产开发项目,有些项目已经建成并交付使用,有些还处在施工状态,还有些地块已经被围起来等待开发。据不完全统计,若县城的房地产项目全部开发完毕,可容纳超过5万户居民,而该县城区的人口仅20万人左右。

这种供大于求的态势造成了大量房地产项目滞销。据了解,在该区域已交付使用的房地产项目中,入住率明显偏低,一些项目入住率不足50%。

业内人士认为,缺乏制造业等产业支撑,无法形成人口聚集效应是导致该县房屋难以消化的重要内因,也是其经济发展中面临的难题。在未能解决上述问题的情况下,以房地产先行的方式推进城镇化,便造成新区房屋滞销现象,并导致“公务员卖房”的情况。

有专家指出,在推进城镇化过程中,类似的发展模式在我国不少三四线城市都存在,其后果便是造成大量房屋空置、土地等资源浪费,以及地方财政高负债。其中,有不少机构指出,部分区域的房地产市场已出现房价大跌的风险。

有业内人士担忧称,部分城市若再按这样的模式发展房地产,恐怕在扩张到一定程度时就会导致崩盘。对此,业界普遍认为,“空城”现象警示各地一定要摈弃贪大求快和盲目“造城”的冲动想法,必须回到综合考虑现实需求和以人为本的道路上来。

上海市物流公司
挖掘机配件
手机捕鱼游戏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