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海东信息港 > 美食

山海画妖师第二十五章幽灵家族

发布时间:2020-01-26 15:01:48

山海画妖师 第二十五章 幽灵家族

“你以为呢你以为,”耳机里传来了一个年轻男性的声音,他正是秦轩口中的老司机,宅大无:“我会翻车?”

“宅哥当然不会,宅哥开车,又快又稳。”

“哎!稳我收下了,快你自己留着吧。”

“选什么啊你们俩?”爱吃萝卜的猫显然是个妹纸,而事实上,现实中的她,其实就住在白水村,跟秦轩是同村,且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妥妥的青梅竹马。

虽说秦轩因为姐姐的事,离家近一年,但跟这位青梅竹马,秦轩还是经常联系的,不过基本都是她打过来,安慰也是不知道安慰了多少次,在秦轩最难受的时候,如果没有她,秦轩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走出心中的阴影。

“想什么呢,快点选啊北爷!”

“噢噢噢,都选好了?”

“就等你了。”宅大无的声音响起。

“半藏?!!”爱吃萝卜的猫惊呼道:“我们打的是排位赛啊,阿轩你拿随缘箭?”

“完了完了,”宅大无:“这把要坑,翻车了,老司机也要翻车了。”

“我点错了啦!”秦轩没好气的笑骂到,然后快速的选了个小美:“4000分段的小美,怎么输?!”

爱吃萝卜的猫:“我的轩。。。”

“什么?”

“你打小美,我们有赢过?”

“去你的!丫头怎么说话呢?要不是你没在哥这里,一定打得你重修小学语文!”

宅大无略带猥琐的问道:“打哪?”

“哼哼!”秦轩跟那丫头的关系好的很,玩笑话自然是随便说的:“当然是小PP了!”

“呼呼~~~~”爱吃萝卜的猫不屑的说道:“可惜阿轩不在这,还想打我,阿轩你个大傻蛋。”

“谁说我不在的,”秦轩:“我现在就在老家。”

“啊?”此时此刻,白水村山下的某书店里,一个少女惊叫道:“真哒?!阿轩你回来了!”

少女本想立刻结束游戏,然后到秦轩家去确定一下的,可没办法,游戏已经开始了,身为一个品德高尚的老乘客,陈倩倩觉得自己决不能做出中途下车这么没素德的事情。

“哎?阿轩你小美的大呢?”

“阿轩,稳一波,等会儿我们再一起冲。”

“4000分小美,阿轩你的4000分小美呢?!”

好吧,秦轩坑了,再一次的拖垮了这辆三轮车,不过秦轩技术菜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说实话,宅大无与陈倩倩也早已习惯,本来嘛,游戏就是用来娱乐的,赢了开心,输了也不生气。

“还来吗?”宅大无问道。

“来啊,你肯带,”秦轩说:“我肯定来啊!”

现在药膳兔还在打扫,轰隆隆的,整个房子都宛如地震了一般,秦轩看了眼天花板,响声是从上面传出来的:‘这到底是在干嘛啊,打扫卫生怎么跟打仗一样?’

“你要是再选小美。。。”

“我有点事,”陈倩倩这是却一反常态:“店里来客人了,我接待一下。”

宅大无现实中是什么样的人,秦轩和陈倩倩都不知道,但陈倩倩是什么情况秦轩却是再清楚不过,陈倩倩从小就没有母亲,父亲也在她十三岁的时候就过世了,而她则是靠着自家的那个书店,半工半读的完成了学业,跟秦轩一样,初中毕业就不再读书,而是做起了小生意。

只不过,陈倩倩的书店顾客基本上很稳定,老年人订购的报纸杂志,小孩子喜欢的漫画和插画小说,所以基本上来的客人都是熟人,进来不用陈倩倩介绍,就会主动到柜台付钱结账,也不需要核对,大家都是乡里乡亲的,不可能欺负一个陈倩倩这样的小姑娘。除此之外,陈倩倩本人还有着一手不错的画工,不仅是上的大触,还有一本跟人合作的青春向纯情漫画,现在正处于连载中,零零散散的加在一起,收入可比一般的白领高多了。

“你那里有什么客人,还需要接待的?”秦轩问了句,可惜陈倩倩貌似不在,也没回他。

无奈之下,秦轩只好跟宅大无两个人双排了几把,这才再次听到了陈倩倩的声音:“回来了,加我加我。”

“刚什么情况?”

稳输局,秦轩趁着这点时间跟陈倩倩聊了起来:“你那还有新客人?”

“我也不知道,”陈倩倩说:“本来以为是送书过来的,没想到换了个人。”

“哦?”秦轩操作着自己的76,随口问道:“什么样的?”

“不认识,是个三十多岁的大叔,给我送漫画同人本来的,”陈倩倩说:“还有就是,阿轩你认识这人吗?”

“什么?”

“他旁敲侧击的,问了我很多你的事。”

“嗯?”秦轩眉头微皱,他想到了之前的事情,房子爆炸,狛犬肆虐,可到现在秦轩都没有接到什么消息,虽然刚刚宅大无也提到了昨晚上流传的视频,却不怎么清晰,而且在路人拍到秦轩之前,他们就已经昏倒了,秦轩的存在只有通过监控才能看到,也许根本就没拍到他,秦轩觉得有点杞人忧天了。

可事实上,秦轩不仅被人找到了这次狛犬事件的全部证据,更是连家庭背景都已经被调查的一清二楚了。

下午四点钟,滨阳市警局内,刘淼正翘着二郎腿坐在会议室中,玩着,这次玩得是炉石传说,当然刘淼这技术,菜还是一如既往的菜。

“妈蛋,又是一只神抽狗!地球已经被神抽狗星人占领了吗?”

对手已经被逼入绝境,在连输十几盘后,刘淼终于有了赢一把的希望,奈何对面神抽,右手第一张,于是,刘淼再输一盘。

一抬头,却发现会议室里已经坐满了人,里面有滨阳和七海的警员,也有来自浙省各县市的局长和副局长,所有人都等着他说结果呢,对此,刘淼微笑道:“我说,能再让我打一把吗?”

今天难道赢不了了?!

“小陈。”七海市局长,也就是之前的那个中年人发话了:“把他的给我砸了,之后报销,算我头上。”

“是!”

“等等!等等!”刘淼连忙阻止了正要过来的女警,笑道:“我开个玩笑调节一下气氛嘛,何必这么当真呢。”

“还不快点汇报!!”

随后,刘淼便在这会议室内,对昨晚的那次事件,做了个简短却又十分详细的报告,其中的一部分,是已经同七海市局长说过了的,而还有一部分,却是他亲自到白水村,通过这里的村民调查出来的。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看到一个没什么本事,自理能力差,混吃等死,不知梦想为何物的乡下土财主兼富二代。”这是刘淼对秦轩的总体评价,可圈可点,有理有据,受到了在场大佬们的一致好评,不过这跟本次案件有什么关系?

“前面的那部分,分析的十分到位,的确是将本次案件上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这样的灵异事件,的确难以判断,但后面这部分,”杭州市局二把手问道:“跟案件有什么关系?”

“我倒是认为很有关系,且是关键所在!”滨阳市局长说道。

“哦?”刘淼微微一笑:“怎么说?”

“是家族。”滨阳市局长说:“刘淼你是在告诉我们,这个叫秦轩的小子的家庭背景非常的古怪,第一,他在那里居住了那么久,可为何当地居民只了解他的父母和其本人,却对他的家族了解不多,第二,你应该去调查过这小子的户口,发现里面存在着各种问题。”

“没错。”刘淼说:“白水村秦家,不调查不知道,一调查,结果的确让我大吃一惊。”

刘淼见众人正襟危坐,也不再装腔,而是严肃的说道:“这简直就是一个幽灵家族!”

“这个家族在白水村,盘踞多年,从建国前开始,它就已经在这块土地上扎根,而之后的打响第一枪、抗战、内战、动荡、改革,竟然都没有对其造成影响,”刘淼说:“最关键的是,这个家族没有丝毫的外部产业,可却有源源不断的资金,供其挥霍,衣食无忧,而当地的却从未对其产生过调查的想法,诡异之际!”

“还有第二点,这个叫秦轩的孩子的父母,我竟然调查不到这两人的工作以及人生经历,”刘淼说:“简直就像不存在的一样,可偏偏,村里人却都认识他们夫妻俩,对其有着深刻的印象,他们能描绘出两人的外貌乃至性格,可在问到这两人生前的工作时,竟没有一个人能说得出线索来,甚至没有任何一人产生过怀疑。”

“第三,这孩子还有个姐姐,其在一年前就出车祸过世了,当时村里几乎所有人都参加了她的葬礼,”刘淼说:“可奇怪的是,我却没有在警局里查到这份备案,也就是说,如果按照正规的流程来说,根本没有这次车祸事件,没有肇事司机,没有受理的警察,没有打官司的律师,整个案件,什么都没有,却在白水村实实在在的发生了一遍!”

“真的假的?”刘淼自然不会说假话,可这要是真的,那就真的太吓人了,七海市局长下意识的说道:“难道白水村的村民都在做梦吗?”

“一个人或许可以说是在做梦,可难道全村人都在做梦吗?”

原本已经够灵异了的事件,被刘淼这么一调查,灵异指数更是暴涨了数倍,原来在他们所不知道的地方,竟然还发生过这样的事情,那岂不是说,这世上还有更多类似的事情吗?塑造一个人的世界观,需要十多年,可毁掉它,却只要一瞬间,此时此刻,所有在场的人都承受着世界观崩塌的压力,他们十分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刘淼你觉得,我们该怎么做?”

这是刘淼调查出来的,人的名树的影,刘淼在破案的本事上,的确被他们认同和信任,只是这次,刘淼也无能为力了:“这次事件存在着太多我们所不知道的谜团,如何破案,我也没有头绪,但有一点,我觉得应该能够确定。”

“什么?”

“威胁性!”

刘淼说:“我个人觉得,这个叫秦轩的孩子,以及他所在的秦家,对我们不存在威胁。”

“哦?”

“这怎么说?”

“为什么这么判断?”

“理由呢?”

一时间,议论纷纷,而等他们安静下来后,刘淼说道:“白水秦家,已经在这个地方生活了近三百年,也就是说,早在满清王朝时代起,它就已经存在了,可在历史上,我们并没有发现这个家族有什么作为,乃至近代,建国后,它也丝毫没有对我们的生活造成任何影响,就我调查所得,村民们对这孩子父母的评价,相当的统一,那就是善良、亲切、平和,是个会拿出钱财接济乡里乡亲的好人。”

“历史已经替我们证明了这个家族的威胁性,”刘淼说:“是无限接近于零的!”

毕竟,真的要有问题,那早在几百年前就应该出问题了,何必等到现在?

“这!”

“是不是太武断了啊?”

“零,太夸张了吧?”

“对啊,你怎么证明他们没问题?”

“各位,各位请听我说,”刘淼拍了拍手,示意所有人安静下来,他说道:“与其将这孩子以及他的家族当做本次案件的罪魁祸首来下结论,不如说,反而是他解决了本次案件。”

“怎么说?”

“这只巨大的石狮子,最终是被这个女人所解决的,而这俩人又明显是同伴。”不是同伴,谁会专门替你买条裙子,刘淼说:“我在这里做个假设,如果白水秦家不是引发祸乱的人,那他们会是什么?”

这个问题一出来,所有人都惊讶的看着刘淼,也是这时,刘淼给出了一个可能性:“他们,会不会恰恰是解决祸乱的人?”

“假设这世上真的有怪物,而且很多,有类似的灵异事件,发生在不为人知的地方,那这个家族存在的意义,是否就是为了解决这样的事情,解决这样的怪物呢?”

然而,刘淼的这一假说,显然无法得到众人的认同,因为。。。

“你如何证明你是对的?”

面对这样的一个问题,刘淼却不见丝毫慌乱,而是认真的说道:“很简单,再来一次。”

“再来一次,再出现一只这样的怪物,如果到时候,又是他,或者他们又一次解决了这样的怪物,”刘淼的目光越发的深邃:“是否就可以证明,我的假设,有一定的合理性了呢?”

在场的大佬们面面相觑,久久不语,但出于对刘淼的信任,以及这次所引出来的后续,着实太过匪夷所思,在不了解事实真相,又摸不清状况的情况下,以不变应万变,的确是个不错的选择,所以,这次会议最终在刘淼的提议下收尾,并确立了本次会议的内容:“在此,我们将这次案件定义为‘守护者假设’,暂告一段落,现在,解散。。。。。。”

Ps:小知跪求推荐票,拜谢各位大大。。。

攀钢西昌医院怎么样
石家庄市第六医院预约挂号
贵阳癫痫病治疗哪家医院好
潍坊比较好的癫痫病医院
秦皇岛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