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海东信息港 > 旅游

邪神旌旗 第二十五章_1

发布时间:2020-01-16 22:06:47

邪神旌旗 第二十五章

居住在灰烬森林以及周边地区的传奇生物,大概有五个。

荒芜山脉最北端的雪象王,龙吼镇的极寒暴君,安宁沼泽的骷髅吞噬者,暗影魔王,以及死亡骑士格拉特。

前三个都有固定的地盘,但后两个则没有。暗影魔王还有一个大致的活动区域,死亡骑士干脆连明确的活动区域都没有,就是在灰烬森林里面毫无目标的到处转悠。

不止一位冒险者曾经和他近距离接触过,这位死亡骑士虽然是死灵,却完全没有普通死灵的暴戾和凶恶,他只是提着自己的头,骑着只剩骨架的骷髅马,整天呢喃着“我是谁”这类哲学问题。

然而遇到他绝对不是什么愉快的体验,因为他会缠着每一个遇到的人,询问这种令人头晕眼花的问题。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往哪里去?生命究竟是什么?什么才是真正的成功?人的价值为何?等等等等……

他的问题一点也不蛋疼,然而却属于基本没人可以回答的。尤其他浑身缠绕着强烈的死亡灵光,常人只是被灵光触碰一下就会心惊胆战,就算是那些勇敢的冒险者们,在死亡灵光里面待久了也一样会吓得战战兢兢,在这种情况下,谁还能有足够的精力思考这些问题呢?

于是最后的结果多半是这些倒霉的人终于在精神和*的双重打击之下崩溃,一个个口吐白沫昏厥在地,其中很多人甚至会失去部分记忆,更有甚者还会留下后遗症,听到有人提问类似问题就发羊癫疯。

当然,也有些胆大不怕死的,被问到恼羞成怒拔刀相向。结果自然不言而喻——死亡骑士不喜欢用武力解决问题,不代表他不能用武力解决问题。而且要说武力,这世界上能够比他更强的。至少在整个主位面,绝对不多。

隋雄回忆着这些资料。忍不住有些好笑。

这个死亡骑士还真是个有趣的人啊!

他在灰烬森林上空飞来飞去,寻找那孑然一身到处漫游的身影。不知道是不是运气不够好的缘故,足足找了差不多半个月,才找到那位死亡骑士。

当时是一个昏暗的夜晚,无月无星,大雪纷飞。隋雄注意到有一个雪堆突然震动了一下,四分五裂,从里面走出了一匹骷髅战马。马背上骑着一个身穿破旧铠甲的骑士。

这位骑士脖子上面空空如也,但左手却抱着一个圆圆的东西,定睛一看是个头盔,再仔细一看,头盔里面还有个骷髅头。

“莫非这家伙是个大号骷髅兵?”

隋雄好奇地嘀咕着,缓缓缩小体型,变得跟一个人差不多大,然后朝着地面降落。

死亡骑士当然也注意到了他,抬头朝着天空看来。

说起来也怪,他明明没有头颅。但只是一转身一挺胸,隋雄却能够清楚地感觉到他在抬头凝视自己,煞是怪异。

“你好。我是住在附近的虚空假面。”隋雄飞到他的面前,笑呵呵地自我介绍,“前段时间比较忙,一直没空和邻居们打招呼,现在总算是有空了,当然要登门拜访——说起来死亡骑士老兄,你住的可真够偏僻的!我找了你很久啊!”

死亡骑士沉默了一下,问:“我是谁?”

“我是来跟你打招呼,不是讨论哲学问题的?”

“你是谁?”

“我是你邻居啊。”

“我是谁?”

“老兄你不会脑袋出问题了吧?怎么翻来覆去就这两句?”

“人为何要思考?”

“……我只是偶然路过。还没洗脸刷牙,不如等我洗个脸刷个牙。咱们一起去喝个酒吃个烤肉,酒足饭饱的时候。再讨论这些问题如何?”隋雄陪着笑说,“吃得饱饱的,躺在温暖的篝火旁边,讨论一些哲学问题权当催眠曲,这样不是挺好的嘛!”

“为什么要吃饭?为什么要在酒足饭饱的时候讨论这些问题?为什么还要睡觉?”

隋雄哪里敢回答,他可不想被这疯疯癫癫的家伙缠住!

“……那个,今天不早了,我还有笔生意要谈。”他说,“这样吧,我先走了,等我谈完了生意,再来陪你聊天。”

说完他纵身一跃,就要冲天飞去。却没料到死亡骑士右手突然伸出,朝着他虚空一握。

一道黑色的光芒从已经只剩骸骨的手上蔓延出来,抢在隋雄逃跑之前将他牢牢捆住,把彼此紧紧地联系在一起。

“为什么要躲开?你明明并不忙。”

谎言被当面戳穿,即便是以水母大神那足以抵挡攻城巨弩的厚脸皮,也不由得闹了个大红脸。他傻笑两声,只得无奈地坐在空中,和死亡骑士攀谈起来。

跟死亡骑士聊天,绝对不是什么有趣的体验,这位死灵的思考方式相当呆板,几乎想不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来。而且他总是在斤斤计较一些毫无意义的问题——反正就隋雄看来,诸如“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这类问题,绝对是蛋疼人士才需要思考的。正常人琢磨这个,有什么用处?

然而死亡骑士就很在乎这些问题,他始终在这几个问题上纠缠不休,就算隋雄刻意引开话题,他也会在不久之后又回到这些问题上。

隋雄倒是也用诸如“从来处来,往去处去”这类方法搪塞,然而他毕竟不是和尚,无法详细解释什么叫“来处”什么叫“去处”,而他上大学时候学的那些哲学知识则早已还给老师,连一点点痕迹都没能剩下。

呃,或许本来就没什么痕迹,哲学这个科目,他好像压根就没能考过关,后来是老师大慈大悲,看全班平均分高达接近二十,无奈之下只要平时肯老老实实来上课的就都给了及格,才算让他蒙混过关……

和死亡骑士的这番交谈,真的让他伤透了脑筋。尤其这铁罐头性格固执得可怕,没问出答案来的话就死死纠缠,哪怕隋雄装死都没用。

隋雄被他足足纠缠了三四天,最后终于按捺不住,抡起触手拔出旁边一颗大树,狠狠地一棒子将他砸倒在地,又把大树和许多冰雪压在他身上,然后趁着他还没来得及挣扎出来,急匆匆地飞走了。

这些攻击对于死亡骑士当然不算什么,但这位传奇死灵并不以力量见长,等他从那一大堆东西里面爬出来的时候,隋雄早已去得远了。

巨大的水母在天空中疾驰,一边飞一边暗暗嘀咕:“真是精神病人思路广,弱智儿童欢乐多,这货究竟在想什么啊!以后我要离他远一点!”

他急急忙忙回到聚居地,乒乒乓乓做了个大木牌,竖在门口。

木牌上一行大字:神经病、破坏狂、死亡骑士,禁止入内!

做完这一切之后,隋雄才长长地出了口气,重新返回游乐场。

他本拟现在就复工,争取在来年春天的时候让游乐场开张,但却总觉得自己似乎忘掉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是什么呢?”巨大的水母用触手揉着不知道该不该算脑袋的部位,陷入了沉思。

过了许久,他终于想起自己究竟忽略了什么。

灰烬森林的诸位邻居里面,还有一位他没拜访过呢!

虽然那位邻居大概不会欢迎他的来访,但别家都去过了,只有这家不去,说出去岂不是他雄哥不懂礼貌不会做人厚此薄彼嘛!

隋雄是个说干就干的性子,当即准备了一份“厚礼”,然后分出一个化身,施展法术穿梭主位面的空间障壁,带着礼物抵达了目的地。

那是一处位于阴影界的隐蔽山谷,山谷中有一片乱七八糟的宫殿废墟,废墟里面一个红黑白绿相间的彩色人影正在剧烈蠕动,它努力挣扎着,想要把身体里面那些和“死亡”、“阴影”冲突的力量排除出去。

但是从各种颜色的混杂程度看来,它的努力收效甚微。

“哈罗!暗影魔王老弟!你过得还好吗?”隋雄很自来熟地飞过去,拿出自己的礼物,小心翼翼地放在它附近,“哥哥我最近混得不错,小有积蓄,看你如此落魄潦倒,我很同情你啊!”

“所以呢,我就带了一份礼物给你,相信你一定会喜欢!”

说完,他触手一挥,紧紧包裹的礼物骤然打开,而他自己则身影一闪,逃命似的返回了主位面。

那礼物本是个紧紧密封的盒子,此刻盒子打开,里面赫然是一块坚固的留声石,束缚法阵消失的瞬间,留声石的力量就开始发作,将预先存进去的声音释放了出来。

只听一个欢快的声音放声歌唱:“……和爷爷唱唱跳跳你就不会老……”

暗影魔王怒吼一声,一脚把那留声石远远踢开,却没料到一下子触动了里面的机关,只见一个传送门迅速打开,然后一个骑着骷髅马的死亡骑士不急不慢地从传送门里面走了出来。

“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他看着暗影魔王,茫然地问道。

暗影魔王它愣了一下,立刻从那熟悉的相貌和更加熟悉的台词中,辨认出了对方的身份。

这不就是当年逼得他混到要搬家,把家从绿雾森林搬到阴影界的超极碎嘴嘛!

于是它终于发出了一声绝望的惨叫。

“为什么在这里都会遇到你!”(未完待续。)

天津市小白楼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预约挂号
广东省中医院罗冲围门诊部预约挂号
鄂州市牛皮癣医院地址
江苏最好的治疗癫痫病方法
烟台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