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海东信息港 > 生活

天幕神捕 第八百二十五章 尘封的往事

发布时间:2020-01-16 22:28:27

天幕神捕 第八百二十五章 尘封的往事

“姑姑,我知道你不愿相信我爹死了,其实我也不相信,但是那是我爹。”宁月的话很奇怪,似乎没有丝毫前后的逻辑。但是宁瑶看着宁月的眼神,却心底不由的发颤不由的涌出一丝闪躲。

而宁月在电石花火之前冲入宁瑶的抓下也着实将千暮雪和不老神仙吓了一大跳。在那种危机的关头,就算是不老神仙出手都来不及更何况千暮雪。

但好在宁瑶在关键的时候停下了动作,但也因此千暮雪连忙上前来到了宁月的身边轻轻的抓起了宁月的手臂。

“对不起,我冲动了!”宁月柔情的望着千暮雪担忧的眼神,淡淡的说道。直到看到千暮雪眼眸中的担忧退去,宁月才缓缓地转过头。

“酒徒,我爹的遗体呢?你说是你遵守我爹的要求将遗体藏了起来,藏到了哪里?”宁月阴沉着脸淡淡的问道,而一边的宁瑶也猛然间抬起头直直的盯着酒徒。

“太古禁地。”酒徒没有丝毫隐瞒,而是直接说出了自己严守了二十年的秘密。听到了这个答案,宁瑶的眼神瞬间黯淡了下来。

第二天,天空依旧如此的晴朗明亮,但是仿佛有着无穷的阴云笼罩在宁月等人的天空。当宁月得知自己和仙宫之间的恩怨情仇之后,所有的一切侥幸都被他深深的放下。

宁月也终于明白,自己能平安的长大甚至能活着成为蓝田郡王成为武道高手是多么的不容易。从自己一出生,就注定要面对世上最强的敌人。而自己那个一直以为只是普通教书先生的老爹,却用已逝之身生生的拖住仙宫二十五年。

雪白的纸钱如雪花一般飞舞,在宁月的眼前,依旧是那一座孤坟。虽然明知道里面是一座空坟,但宁月还是来到了这里,因为也只有这里才能让宁月对老爹诉说思念。

原本以为,他会有无数的话要对宁缺说,但真的到了坟前,宁月却发现自己一句话都没有了。轻轻的将手中的纸钱抛向天空,让清风送着纸钱飞向远方。

突然,鼻息之中传来一阵淡淡的幽香,宁月没有回头。因为不需要回头,宁月也知道来的是谁。宁瑶此刻,再也没有曾经的古灵精怪,美丽的凤眼之中却是蕴满了哀伤。

“姑姑,我想知道我爹曾经的事……”宁月淡淡的说道,轻轻的将手中所有的纸钱散落。宁月一直以为他很了解父亲,但现在他突然发现他了解的父亲是如此的虚幻。

他现在知道,他的父亲是一个盖世英雄,所以他一直找机会去了解,自己的父亲曾经是多么的惊才绝艳。如今趁着这个机会,宁月自然不会错过。

“其实……我和哥哥之间并没有血脉关系!”宁瑶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这个。原本以为,宁月会有些诧异有些紧张,但出乎宁瑶预料的,宁月的脸色一如镜湖般宁静。

“我知道,从那一次你说我爹该娶的人是你的时候我就猜到了。如果你和我爹是亲兄妹,那也太禽兽了。”

“禽兽么?”宁瑶奇怪的抬起头,突然脸上露出一个戏虐的笑容,“五百年前,大周皇朝还没有立国,那些年兵荒马乱,那些年伦理崩丧,那些年,比兄妹苟且还要禽兽的事比比皆是。

你见过几个孙女一同伺候爷爷的么?你见过同族苟且兄弟互妻的么?那个年代,上行下效什么事干不出来?”

听着宁瑶的话,宁月不禁打了一个冷颤一脸惊恐的望着宁瑶。但换来的,却是宁瑶一个戏虐的笑容,“怎么,被姑姑吓着了?咯咯咯……五百年前的那个时代虽然荒诞,但那些毕竟只是少数。

而真正让天下民不聊生的,却是动荡的九州肆虐的战乱,当年姑姑的爹爹,为大齐御使大夫。姑姑也算是门阀之后官宦之家。

还记得那一年,天下大旱。不只是北地大旱,就连雨水充足的江州也是十八个月滴雨未落。江北道江南道都彻底乱了起来,流民们迫于生存纷纷揭竿而起,整个大齐皇朝爆发了前所未有的动乱。

爹爹作为御使大夫,原本不该领兵镇压流民,但因为在朝中得罪了人所以被派遣到江州镇压流民。为了向皇帝表露不成功便成仁的决心,爹爹带着我和我娘一起来到了江州。

不过好在,爹爹在朝廷还有一些志同道合的同僚,在他们的帮助下组建了一支宁家军。之后爹爹弃笔从戎,开始了镇压平叛之路。

乡野流民闹事自然也只是声势浩大但一触即溃,爹爹仅仅花了三个月就平定了江北道。而后万条渔船过江南,强势压境江南道。

仅仅三个月时间,爹爹原本五千人的宁家军,扩大了十倍拥有五万精锐。而后因为江南道水路纵横交错,使得剿灭流民出现了一点波折。

但是很快爹爹调整了战术,以招抚为主剿灭为辅,短短半年时间就平定了江南道一半领土。但在最后,爹爹打算尽全力于一役之时,却被江东最后的一股流民以火攻之计打败。甚至爹爹的宁家军精锐差点全军覆没。

你猜猜看,当年让我爹爹受此重创差点就一蹶不振的江东叛逆势力,是怎么打败了我爹?”宁瑶巴眨着眼睛,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

“那还用猜么?当然是我爹了!”宁月轻轻一叹,眼神中闪过一道精芒。

“不错,就是你爹,当年哥哥才七岁,以七岁之龄,竟然凭一条计策打败了我爹三万水师,用少年英豪来形容也实至名归。我爹受到重创,虽然气的怒发冲冠,但对于能想出此条计策的高人却是赞不绝口。

打不下来,爹爹便想到了招抚。而为了表示诚意,爹爹亲自来到了江东连云寨,在那里爹爹也第一次见到了哥哥。

爹爹和连云寨寨主说了什么我不知道,只知道那天之后,爹爹便将哥哥带回了家并正式收为义子。而后,爹爹每逢战事,必定带着哥哥,而爹爹每次带着哥哥都能无往不利。

但可惜,好景不长,爹爹因为手握重兵且不依附于任何势力之下。慢慢的,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向天子进言说爹爹要阴谋造反。

原本爹爹还不放在心上,但直到有一天屠刀面临到了爹爹的头顶上之时,一切都晚了。因为太久,我记不清楚了。但我只知道,那一天我们宁家血流成河人头滚滚。

爹爹在临终之前将我托付给哥哥,从那之后哥哥便带着我亡命天涯。虽然跟着哥哥过着冷冻挨饿的日子,但是我却从来没有感觉到害怕过。因为无论什么事什么难题,在哥哥面前都不是问题。

就这样,我跟着哥哥走遍了九州大地,就是为了找一个安静的世外桃源。其实我不在乎是不是能找到一个世外桃源,只要能和哥哥在一起,到哪里都是天堂。

那个时候,我和哥哥说的最多的就是等我长大了做哥哥的妻子,然后替他生好多孩子。呵呵呵……是不是觉得很不害臊?那一年,我七岁,哥哥九岁。”

看着宁瑶陷入追忆的神情,宁月脸上也挂起了淡淡的微笑,“真正的青梅竹马,如果我是我爹,当年一定会选择你,我爹就是矫情。”

“如果选择了我,那就没有你了!”宁瑶调笑了一句,转过头望着天空自嘲的一笑,“也许是命运吧!哥哥可以为我遮风挡雨,可以为我挡住一切凶险,但是哥哥挡不住瘟疫啊。

那一年,我们在蜀州。原本蜀州和九州不同,虽然九州遭遇了战乱但蜀州却是天府之国。蜀州富庶,哥哥带着我在蜀州落地生根,在蜀州还开了一个商铺。

因为我们兄妹两年幼,总有恶霸欺凌我们。那时候,我第一次那么惶恐那么害怕。甚至有一次,我差点被恶霸们掳去卖掉,好在哥哥及时赶到,但也是我最担惊受怕的一次。

后来几天,哥哥早出晚归不知道在做什么。直到几天之后,突然有一天我发现平日里经常欺负我们的恶霸们都不见了。

过了几天,我才听邻居们说他们得了瘟疫死掉了。而瘟疫,也开始在我所住的小镇上开始蔓延。三天之后,哥哥带上银两背着我再一次背井离乡。

可是没过两天,我开始了呕吐开始了发烧。在我的心中,哥哥永远那个处变不惊遇到什么事都能冷静下来的人。但那一次,哥哥却变得那么的慌张。甚至……每一次在我痛苦的时候能看到哥哥掉下眼泪。

从那之后,我再也没有在哥哥面喊过一句难受,但是我的病情却越来越严重。原本我以为我会死,说出来不怕你笑话,我当时最大的遗憾,却是没能等到长大做哥哥的妻子。”

“后来你们遇到了仙宫之人被带上了仙宫?”宁月默默的转过头,看着宁瑶轻声问道。

“不是,不是我们遇到了仙宫,而是哥哥背着我找到了昆仑秘境。一个才不到十岁的孩子,背着一个才七岁的孩子竟然找到了历代帝皇都无法找到的昆仑秘境。想想都觉得那么的不可思议……”

宁瑶轻轻的转过身缓缓地向宁月走来,“后来我们被仙帝收为弟子,而哥哥的绝世天赋,也从那时起照耀了整个天地。我的毕生所学,几乎都是哥哥替我量身定制的。宁月,你练的琴心剑魄是吧?”

诏安县中医院预约挂号
大同市第三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佛山治疗阳痿方法
广西癫痫病医院哪好
扬州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