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海东信息港 > 生活

深圳闯红灯开罚一周中国式过马路现象依旧

发布时间:2019-10-15 07:35:52

深圳闯红灯开罚一周 “中国式过马路”现象依旧

深圳闯红灯罚款雷声大雨点小?5月23日行人闯红灯违法分档处罚正式实施措施,当日出动警力1300余人次,1973名市民被罚。这个看似漂亮的“下马威”之后却鲜有动静了。

一个星期过去,深圳南山、福田等区各大路段路口“中国式过马路”现象依旧如故。

深圳市人大代表杨剑昌认为深圳交警执法不到位,建议“作实不能作秀”。

对此,深圳市交警局法制科科长李广群坦承,违法量大、分布点广,执法力量的确单薄。人大代表杨勤则谏言

,或可将罚款的10%用作遵守文明交通的公益广告经费,用宣传教育更好地避免“中国式过马路”频频上演。

目击:

闯红灯者数不胜数据了解,深圳创红灯罚款视以轻重情况实施20元、50元和100元三个分档标准。从深圳交警局获悉,从5月23日至昨日,共2863名市民被开罚单。深圳交警局以全市10个严管示范路段和10个严管示范路口为重点,集中展集中整治,严查行人冲红灯违法行为,共查处了行人冲红灯交通违法行为2863宗,其中被处100元罚款2人,被处50元罚款186人,被处20元罚款2675人,另有2700余人自愿穿“绿马甲”接受社会服务而免于罚款处罚。

然而,数据背后,深圳各大路口过马路闯红灯的现象却屡禁不止。昨日中午路过振华路燕南沃尔玛附近的路口时,正值红灯,对面浩浩荡荡的下班人群却不顾信号灯“冲”了过来,每个人都很淡定

与之类似,此前经过深南茂业前的路口时,灯火阑珊下,小轿车和公交汽车呼啸而过,而已经默默组成一群队伍的市民大胆地玩起“中国式过马路”。亲眼看到

,有对面开过来的电单车和这边正四处张望着过马路的一位大婶差点撞上,十分惊险。而前日下午,经过南山滨海之窗公交站附近的一个路口时,由于对面并无指示灯,也只能和大家一起在车流稀少的时候疾速过了马路。

人大代表:

质疑交警执法不力有车一族高先生向抱怨

,“感觉即便开罚,能遵守交通法规的行人也很少,闯红灯依旧。我现在开车都害怕突然间蹿出来一个人。”深圳市人大代表杨剑昌也有类似的质疑。他认为这与深圳交警执法不力不无关系。“大白天都没几个交警,跟广州完全不能比,我在路上开车都很难见到交警,对闯红灯的进行罚款,难道都靠电子监控?”杨剑昌直言,交警局执行条例不到位。

对于杨剑昌的质疑,深圳市交警局法制科科长李广群表示,深圳过马路闯红灯的现象积弊已久,而且违法量大,初步估计每天经过路口的行人约有1000万人,然而全市路口的分布很散

,在市交警局只有2300名在编警力的情况下,很难有效地执法。“路面执勤的同事还要负责事故处理等,不可能一天都呆在马路上,正常来说早七点到晚九点是上班时间,但峰时段全市马路上的交警也只有人,可见警力很紧张。”

李广群告诉,虽然深圳目前也有2000名交警协管员,可以协助交警劝阻行人莫乱闯红灯,但是协管员并无执法权,这也是交警局执法力度不够的原因之一。而现在,深圳只确定了10条严管示范路段和罗湖区春风路口等10个严管示范路口严查行人闯红灯。

代表建议:

10%罚款用作宣传经费深圳市人大代表杨勤认为,深圳市交警局已经作出了好的处罚典范,值得肯定。目前“中国式过马路”现象依旧也能理解,毕竟积弊已久,不可能一蹴而就能解决。但针对市交警局执法力度不足的说法,杨勤也指出,深圳交警执法队伍力量过于分散,这也影响了政策的有效执行。

交警执法力度不够,可否借用义工联的力量?杨勤指出,义工同协管员一样,都只能起到劝阻的作用,并没有执法权。

因此可以通过加大宣传来提高市民遵守交通法规的自觉性,有关部门或可将罚款的10%拿出来作为公益广告的宣传经费,配合交警执法。对此,李广群表示深圳市交警局也非常愿意加大宣传,但由于罚款属于收支两条线管理,因此还需要人大立法进行政府投入。

杨剑昌也认为罚款不应该成为主要目的。“深圳是一个移民城市,也有这么多打工人群,市交警局应该多组织进到工厂、街道办等基层,广泛宣传,才能从根本上解决‘中国式过马路’的老大难问题。”

有赞微商城平台怎样
有赞上怎么开微商城
微商城的账怎么做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