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散文4曾经沧海巫山依旧作文

2018-02-08 18:56:05

曾经沧海 巫山依旧作文

上,聊,犹豫了好久,还是把她的备注改成了“依然My耕”。

她的备注最初是“My耕”,后来改成了“曾经My耕”,现在又改了。

不想经历这些,但事实上,有些事真的不是我自己所能控制的。或许就是因为这样,人们才会期待心想事成吧?

第一次知道她的号,满心欢欣地加上之后就改了备注。那时傻傻地幻想矢志不渝,期待“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相厮相守。

每一次上线,看到她的闪亮的头像,心里头都别有一种激动,虽然相距并不遥远,虽然我们绝大部分时间都在等待彼此把心里话敲在屏幕上,可是那是一种别样的快乐和憧憬,像那个时节绽放的玫瑰一样,带着昨夜的露珠,娇艳欲滴,也还有的在含苞待放,那是我们尚未经历的。我们都把彼此当作今生来世的唯一,小心翼翼地捧着,不顾一切,从不去想会不会后悔。那时候,就觉得那怕是在下一刻就分手,此刻也会是永远,时间就会停滞在那一刻,很傻很天真。更何况,那时候,谁会想到分手呢?沉浸在其中,徜徉在其中,身边的每一寸空间里流淌的都是充溢的笑容和欢乐。

多少次在斜斜的落照里紧紧拥抱,多少次在呜咽的流水旁握紧对方的手,远去的风吹皱的是水面,吹起的是头发,吹走的是散落的幸福。在大人们的质疑的眼光中,我们叛逆着我们应该的叛逆,荒唐着我们理所当然的荒唐,却始终不离不弃,一个眼神就是“你,是我的天涯”。

单车载着她的快乐,承着我的幸福在每一条曾经碾过的路上无限地蔓延,一路欢歌,一路笑语。飞扬的自我在每一个季节里播撒。每一条柳枝都是彼此的温柔。广场上的风筝飞起来了。她的笑声如叮咚的泉水顺着长长的发梢爬上我的脸,爬进我的心里,很痒,很舒服。躺在草地上时,面对深邃的蓝天,十指相扣,情浓彼此,无声胜有声。

可是,或许是幸福太单调了吧?累了,累得撑不起这样简单纯粹的快乐了。

或许,是幸福太浓郁。而我,已在不知不觉中成为她的负担和包袱。她苦苦地等待,而我,却一直都没有帮她卸下。

反正,是累了,不管是快乐,还是负担,都同样承受不起了。

累了,总要歇歇,也许,还会上路。

结果是,有一天夜里,两个人在相距很遥远的两个地方哭得一塌糊涂。

自此,她的备注变成了“曾经My耕”。

我们都试着冷漠,去减少彼此心中的痛楚,可是无论怎样,也无法否认心中的那份对曾经执着地回忆。

七彩斑斓的生活一下子只剩下一种单调的灰色,而完成这种过渡的时间,却是那么短促。

很少再去上了。我是一个感性的人,容易伤感,看见“曾经My耕”就会难过

散文4曾经沧海巫山依旧作文

,毕竟,那段怎么也无法抹去的记忆太重,我再怎么小心也难免偶尔颠到它,稍微的震颤都会引起全身的神经。而她的,经常不是本人。即使偶尔还会相约去聊天,也是在大段大段的沉默和空白之后黯然结束。

因为不曾料到,即使我们足够坚强,即使我们都有准备,我们还是无法接受这样的结局。我们的坚强与我们的想象都还有那么一大段距离。

怕痛,却故意撩拨伤口,仿佛期待麻木。于是,有时就盯着“曾经My耕”,盯着灰色的不再闪动的头像,盯着她的照片,任回忆淹没自己,却从不流泪。男儿的泪不轻弹,男儿的泪只用来对付世界。

这个季节常常少雨,但有雨的时候,我就漫步在雨中,不打伞,仿佛是洗刷。雨水打湿的不仅仅是头发,还有心,还有眼眶。坚强,原来冰不像说的那么简单,那么容易做到。

她说:“我们和好吧,像以前一样?”

我说:“好。”

我已经拒绝了一次,后悔了,所以,不想再后悔。

于是,再上时,又把备注改成了“依然My耕”,心想,但愿不是自恋,不是一厢情愿。

火车轰隆隆的前进。五月的风吹过绿油油的麦田,掀起好看的碧浪。我转过身,过道里只剩下我一个人,只有未熄灭的烟头上还有烟雾在缭绕,袅袅散去。

再回首,该理性了吧?

江苏治白癜风十佳医院
四川治疗癫痫医院排名
儿童癫痫发作后怎么办
儿童癫痫用药
头部外伤继发癫痫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