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海东信息港 > 体育

玄征记第四十章初食龙阳叶

发布时间:2020-01-25 17:28:26

玄征记 第四十章 初食龙阳叶

这一天,李玄一行人,一边赶路一边游山玩水,三匹战马也只是慢悠悠的渡步。

但就在这时,李玄却停下了脚步,目光盯着远方小山包上的一颗草类植物。

“龙阳草?”李玄低声自语。

没错,这就是真龙诀中炼体之法所需要服食的一种,这龙阳草算不得灵根,最多只能算是比较难找一点的药草,大多生长在一些阳光充足的高地。

李玄现在视力非凡,千米之外的这株龙阳草逃不过他的眼睛。

“怎么了?”离他最近的赵萱儿问道。

“没事,稍等一会儿。”

说完,便下马朝着龙阳草走去,两个小伙伴也有点好奇,也跟了过来。

李玄摘下龙阳草,嘴角挂起一缕笑意。

“这......是龙阳草?”赵萱儿有点惊讶,虽然好像是在问李玄,但她已经很确定没看错。

“萱儿你知道这东西?”

李玄疑惑,他之前在一本药典里看过,大致上和里面画的一样,但是他不怎么肯定,毕竟对这方面涉足不深,没想到赵萱儿也认识,而且看样子好像还很确定。

“嗯,龙阳草,其药性属阳,味辛,四季长青,秋时开花,一般生长在阳光充足之地,其花有舒筋健骨之效,不过其叶剧毒,服食一片就能致残,两片就会经脉寸断而亡。玄,你摘这东西干嘛?赶快扔掉,现在才开春,还没开花呢。”赵萱儿以为李玄不懂这药草,因为这东西现在是毒药,只能害人,没有其他作用。

“哦?萱儿居然对草药之道涉足如此之深?一株龙阳草,所有特点都被你一一道清,你还认识其他的吗?”李玄哦一声后,兴奋的问道。

“当然,家里收藏的一些药典、植物图录都被我看了个遍,甚至是一些灵根,我都多少认识呢!”赵萱儿得意的答道,脸上更是写满了‘我厉害吧?快夸我啊’的神色。

“真的吗!好厉害!我真是捡到宝了,没想到我媳妇儿是这方面的专家!”李玄兴奋的说道,他是真的佩服。以后有不认识的药草,直接找自己媳妇问就能知道了,方便又不惹人疑惑,真是需要什么就来什么,天助我也!

“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赵萱儿微微翘起下巴,脸上得意之色毫不掩饰,对于李玄言语中的调戏已经有所免疫。要知道,以前她可不是这样,她以前端庄,安静,一直都是大家闺秀的范,李玄随便的一句都能让她脸红。

哪像现在......看来是被李玄哥俩影响,教坏了......

李玄和王小胖对视了一眼,都略显惊讶,而后互相点了点头。

“我等膜拜!”两人整齐的出声,甚至都整齐的抱拳弯腰,不得不说,在一起十多年,两人极其默契,一个眼神,就能知道对方想干嘛。

“哈哈哈!”两人这一举动,逗得赵萱儿捧腹大笑,跟着他俩在一起,她真的很容易被逗乐。

“好了,这东西没用,丢掉吧。”赵萱儿脸上带着笑容,冲李玄说道。

李玄看了看手里的龙阳草,眼睛又斜视了两人一眼,嗯了一声便扔在地上。

“走吧,启程,根据地图所示,清虚宗已经不远了。”李玄欢快的说道,好似对地上的龙阳草毫不在意。

两人点了点头,也没多想,转身走下土丘,李玄的脚步不变,不过在路过龙阳草位置时,脚尖一勾一扬,脚下的龙阳草就出现在他的手中,他平静的装入怀中,一切行云流水,无比自然,两人自然看不见丝毫。

他这样做也不是不信任,只是让他们知道不好解释,就算解释了,他们也会担心,毕竟这是毒药,在赵萱儿印象中除了害人,就没别的用处了,更何况是自己来吃,对他们来说这就是自残自杀。不过,李玄就是打算尝试,他已经打算初步修炼真龙炼体之法了,锻身境大圆满和脱胎换骨的洗礼药浴,给了他信心和勇气。

入夜。

三人找到一个小山洞,并生起火堆,简单吃了一些野味后就各自入睡了,毕竟一整天都在马背上颠簸,也是很累人的。赵萱儿睡在洞内,李玄和王小胖各自倚着山洞口的两边闭目入睡。

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李玄睁开双眼,轻轻的站起身,拿起旁边准备好的木块投入火中,原本烧得差不多的火堆一下子旺了起来,洞中温度骤然提升,让人觉得舒适了不少。

洞口处的胖子侧了下身,在无意中往火堆这方向移了移,这是冷的表现。人体在睡眠状态下,体温会有所下降,醒着的时候还不觉得什么,不动的时候就会感到冷了,尤其现在还是初春的夜,空气潮湿,而又带点寒意,所以体温下降更快。

李玄无声的笑了笑,这山洞太小,总不能三人都睡在洞里,离赵萱儿太近吧。他蹑手蹑脚拿起自己的包袱,从包里拿出两件青袍,一件盖在胖子身上,一件帮萱儿盖上。

做完这些,他独自坐在火堆旁,从怀里拿出龙阳草,看得有点入神了,似在思索着什么。

没一会儿,李玄深吸了口气,从龙阳草上摘下一片叶子,大概有小拇指盖大小。很难想象,就这么一小叶,就能废人经脉!

李玄看着这片叶子,而后又仔仔细细的从这小片叶子上撕下一角,也就是三分之一左右,把这撕下的一角放入嘴里。他很小心,他在尝试,这种事不能大意。

这小节叶子根本就没法咀嚼,太小了,直接就被李玄吞下。

刚开始还没觉得什么,可是过了几分钟,李玄双眼一瞪。

他只觉得全身经脉一阵抖动,似在收缩,又似在伸展,疼痛难忍,就好像有人在身体内拉扯着他的经脉,他感觉经脉都要断了,李玄浑身颤抖,抽搐,连动一下手指头都难,只能躺在地上痉挛,但他却死死不发出声音,怕两人担心自己。

他就像是一个羊癫疯患者,死死咬紧牙关,剧烈抽搐,嘴唇咬得都鲜血直流,他看到手腕上,脉搏在剧烈跳动,就好像里面装了一条条虫子一样,到处乱钻,他只能看到手臂,但是他知道全身的经脉都是这个情况。

不知道过了多久,李玄觉得好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直到洞外的天空出现一丝光亮,李玄艰难的动了动食指,而后松开一直咬紧的牙关,大口大口的剧烈喘息,挺过去了!!!

他现在觉得全身很热,却很舒服,但他又觉得很累,比修炼一阵天累多了,眼皮越来越重,而后彻底昏睡了过去。

一道光射进洞里,照在李玄的头顶,他轻轻的睁开眼皮,而后又眯了眯。就在这时,一只玉手为她挡下光亮,李玄顺着手臂看到了赵萱儿,他看到赵萱儿有点着急的样子。

“玄,你吃了龙阳草?”赵萱儿质问道,眼中的担忧清晰可见,脸上还带着一点怒容。

“我说哥们,你这是在自残呢?还是作死呢?”胖子也盯着他问道,脸上没有丝毫开玩笑的样子,也很严肃。

李玄叹了口气,还是让他们知道了,他没想到这龙阳草毒性这么猛烈。他没有回答两人的问题,只是起身握了握拳头,有点小惊喜,经脉没有丝毫损伤,他摸了摸自己脉搏,跳动十分有力。

“有效果!”他眼中闪过一道精光,心中惊喜。

“我无意中得到一种炼体之法,需要用到这龙阳草,我昨晚尝试了一下,发现很有作用。我现在身体也好着呢,你们不用担心。”李玄打算实话实说。

“这怎么可能,龙阳草可是毒药,哪里还有这种作用。”赵萱儿惊呼,她不太相信李玄的解释。

“我知道是毒药,我也只是吃下一片叶子中的三分之一。”李玄眼尖,从地上拿起一片指甲盖大小的龙阳叶,上面确实缺少了一角,这也证明了李玄说得都是真的。

“龙阳草开出的花,能起到强健经脉的作用,不过药性温和,或许其叶子也可以,不过比较剧烈,一般人受不了而已,这才造成经脉损伤的原因。”李玄说出了猜测。

赵萱儿觉得好像有道理,但是还是不怎么相信,他怕李玄有事,她早上起床吓了一跳,看到李玄躺在地上,怎么也叫不醒,嘴唇有明显的血迹,是自己咬破的,但是仔细一看李玄又没其他损伤,只是在昏睡,等看到了龙阳草,才真正害怕,赶忙叫醒胖子,而后把了把脉搏,又发现脉搏强健有力,这才松了口气,一直等着李玄醒过来。

李玄翻了翻白眼,而后拉起赵萱儿的玉手,放在自己脉搏上。

“你见过脉搏跳动这么有力的人,像是有事的样子么?”

赵萱儿点了点头,暗自惊讶,确实如李玄所说,脉搏有力得不像话,根本不用去感受,手掌握着就能清晰知道。

“胖子,你体质还差点,等以后强健点了,我再教你这个炼体之法,我昨晚才试了那么一小点,就差点缓不过来,但我相信会越来越好的,我也会小心,你们不必担心。”

王小胖点了点头,有点害怕,毕竟李玄说差点缓不过来,绝对是不好受,但他也有点期待。李玄没说赵萱儿,自然是不想让她去受这种苦。

看着赵萱儿有点心疼的模样,李玄笑了笑,紧了紧她的手。

“相信我!没事的。”

平山县医院预约挂号
厦门中医院
广州最好的专治癫痫病医院
潍坊比较好的牛皮癣医院
清远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