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海东信息港 > 教育

变身之我为神王 第一百五十三章 唐翎驾到

发布时间:2019-09-24 14:27:35

变身之我为神王 第一百五十三章 唐翎驾到

尽管两人的气势依旧在相持着,吕一鸣更是白衣飘扬,双手攥紧,眼中血光爆射,明显拼尽了全力。与之相反,霍新晨依旧一副淡定从容的样子,两人高下立分。

“不可能!”吕一鸣头上青筋鼓起,他居然在威压上居然被霍新晨压了一头,看霍新晨那风轻云淡的样子显然霍新晨还没有用全力。

看着奋力反抗的吕一鸣,霍新晨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意,一直以来他都是被吕一鸣压着,如今终于有机会可以扬眉吐气。

“不可能,我不可能输给你这个废物!”吕一鸣疯狂的嘶吼着,掌心雷电疯狂的凝聚,毫无征兆地一掌朝着霍新晨的胸膛印来。

吕一鸣的手掌上雷光闪烁,无尽的狂雷从掌心宣泄而出,霍新晨看的顿时头皮发麻,但是这么近的距离霍新晨虽然反应过来了,但是动作却跟不上。

看着那掌心雷离自己的胸膛越来越近,霍新晨感觉到了致命的危险迎面扑来,立马反应过来,随即咬了咬牙,心神直接来到了体内空间,朝着坐在暗空之座之上的那个可人儿摸去。

就在霍新晨的手离望月还剩下几厘米的时候一道苍蓝色刀芒直接朝着霍新晨和吕一鸣的中间划过,而吕一鸣更是吓了一跳,立马收回了掌心雷。

“汐海苍炎?!”霍新晨伸在半空中的手立马顿住,心神离开了体内空间。

刚才他想召唤望月乃是无奈之策,要不是面临了生死危机,他也不会这样冒险。

吕一鸣此时也反应了过来,朝着霍新晨冷哼了一声,便看向了门口。

此时门口中站着一把靓丽的身影,头戴着一顶深红色的遮阳帽,身着一身休闲服,休闲服穿的很是随意,有一种非主流的感觉。

此时唐翎身上汐海苍炎缠绕着,给人一种梦幻般的感觉,而她手中的一柄刀正保持着劈下的动作,显然之前到那一道刀芒是她劈出来的。

看着唐翎手上的刀霍新晨的第一印象就是日本刀,但是却又立马否决了,因为看似有些相像,实则大有不同。

“哇,今天什么日子,四大校花居然出来两个!”

“唐校花拿着那把唐刀好酷啊!”

听着众人的议论,霍新晨这才知道原来唐翎手上的那把刀叫唐刀,不禁有些汗颜,老祖宗留下的东西自己居然都没有认出来。

“唐翎你这是什么意思?”吕一鸣眼中闪过了一丝忌惮,冷着脸喝问道。

唐翎轻蔑的撇了一眼吕一鸣,就直接无视了吕一鸣,就直直的朝着霍新晨走来,盯着霍新晨道,“跟我来一趟!”

“干什么?”霍新晨一脸防备的看着唐翎,他还以为唐翎是来找他要回学分的。

唐翎看着霍新晨这幅样子气极反笑,“放心吧,我不是来找你要学分的!我想给你点补偿!”

看着唐翎诚恳的眼神,霍新晨大惊道,“你难道要以身相许?我告诉你我可不是那种随便的……”

霍新晨还未说完面前一道寒光闪过,唐翎俏脸上满是羞怒,手中的唐刀切下了霍新晨额前的几缕头发。

“卧槽,你想杀人啊!”霍新晨顿时气的大叫起来。

“算了!”唐翎懒得理霍新晨了,甩了甩身后的马尾便朝外走去,显得格外的潇洒。

霍新晨哪里会让她走,毕竟自己的补偿还没有拿到呢

变身之我为神王  第一百五十三章 唐翎驾到

于是率先跑了过去挡在了唐翎的面前,唐翎皱了皱小琼鼻不满道,“让开!”

霍新晨一脸无赖的伸出了手,“要走也可以,补偿!”

唐翎深深地看了霍新晨一眼,仿佛重新认识了霍新晨一般,越跟霍新晨接触,她就感觉霍新晨越发的不要脸,“我可以帮你定制一把二阶下品的灵器!”

“才二阶下品啊!”霍新晨有些失望,他还以为怎么着也会给自己一把三阶的灵器。

听到霍新晨不满意,周围的人都傻了,特别是老生,唐翎可是一个小辣椒的性格,什么时候态度这么好了,换在以前早就一刀砍过去了。

“不要就算!”唐翎忍不住白了霍新晨一眼,顿时有些生气道。

霍新晨一想到自己如今并没有合适的灵器在手便道,“那还是给我定制一把吧!”

唐翎点了点头,“好,跟我来!”便甩了甩头双手插着上衣的口袋,很是潇洒的走了出去。

“你这是要跑吗?”吕一鸣阴阳怪气的对着跟在唐翎后面的霍新晨道。

霍新晨身子一停,头也不回道,“时机还未到!”

吕一鸣一脸阴沉的看着霍新晨,先是个剑痴,而后又有一个唐翎,这霍新晨踩得是什么狗~屎。而他虽然可以拦下霍新晨,但是唐翎有心保霍新晨,他也不愿意去得罪唐翎这个炼器师。

“没想到唐翎居然这么护着霍新晨!”凌虚然看着二人的背影低喃了一声,她知道霍新晨能够毫发无损的离开,都是多亏了唐翎,否则看原来那样子吕一鸣绝对不会放过霍新晨,更是无法走得如此潇洒。

“谢了!”在路上霍新晨衷心的谢道,他知道如果没有唐翎带他走,他如今恐怕就已经和吕一鸣当场打起来,霍新晨虽然自负,但是心中也是清楚的,即使自己龙化和炼血之界齐出,自己最多也只有一成的胜算。

他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时间,九幽冥火需要成长,天罗魂术还要继续研习,他有着极大的发展空间。

一直在她面前玩世不恭的霍新晨居然也有如此严肃的时候,唐翎居然感到有些不适应。

霍新晨叹了一口气,“虽然我有能力打败吕一鸣,但是代价太大!”

唐翎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吕一鸣是谁,上一届的新生第一,即使是她在吕一鸣手下都讨不到好,霍新晨居然敢这么大放厥词。

唐翎深吸了一口气,没有理他,只当做是霍新晨的妄语。

“你这是带我去哪里?”霍新晨看着周围的景色开始变得陌生,不禁问道。

唐翎很是简洁的回道,“去我的炼器室!”

听此霍新晨眼眸一亮,炼器师的炼器室她还真的没有见到过,成功的勾起了他的好奇心。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笔趣阁版更新最快址:m.

包头牛皮癣治疗方法
济源白癜病医院
泰安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价格是多少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收费高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