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海东信息港 > 教育

菊韵误入歧途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5:47:09

五·一二汶川7.8级大地震,震惊全世界。这次地震,实际上惨的是北川,虽然北川离我们这里不远,可我还从来没有去过,机会终于来了,2011年7月份,我应种业公司特邀,去北川参观遗址。    大早,一行人坐上了由公司包租的大巴车,向北川方向进发。天,正下着雨,大点大点的雨花,跌打在车窗玻璃上,有一种冷嗖嗖的感觉。窗外,云雾朦胧,路面迷糊了许多,看那黑压压的远处,山势险峻,好一幅幅朦胧画面。难怪会发生地震,这与地势险要有关,我心中的疑问算是有了着落。  车一直往前跑,几小时后就到了目的地。下得车来已是中午,吃罢午餐,打着公司发的雨伞跟随游客参观,在导游小姑娘绘声绘色的一路讲解下,一幕幕情景浮现在眼前,心里索然乏味。唉,人生短暂。  雨终于停下来了,天空渐放亮,还时不时射下一丝丝阳光,空气已温暖了许多。四点过,游览完毕,公司领班人把我们集中在来时的下车点。  我们到时看那大巴车,小轿车都在那里停着,准备打道回府了。我见一些乘客上厕所去,提醒我也该去解个小手了。当我解完小手出来,却不见我们一起来的人了,大巴车,小轿车都不见了。我想,会不会是开出去在外面公路上等?或是去某馆子吃饭?我在周围转了好几圈,就不见他们的人影。  我急了,不会是我赶脱车了?  我正在车站口焦急地徘徊,恰恰这时,有一中年男子在喊我:“快点,快点,走了,就差你一个了。”  看那男子穿着,不像是我们一起来的人,我猜想,可能是公司员工,专门来接我的,因为从那话语中判断,好像是在说我们后一批走的人都到齐了,就只差我一个!  为了进一步证实我的猜测,问道:“你是在叫我吗?”  “快点来!马上就走,就差你一个了。”那男子对我说。  我看他身后不远处有一辆面包车在停着,不用说,是在叫我上那车。我心里踏实了许多,三脚并成两步,撵上那男子,紧跟其后,向面包车走去。  那面包车,半新不旧的,看那车牌号,东风小康******。我想,不对吧,公司没有这种车,也许是公司大部分人走后,租用这车专门来等我也说不定,公司服务真周到,暗自庆幸。  我随着那男子上了车,得知他是驾驶员,也证实了他说的只差我一个了!看那面包车上包括驾驶员在内共九座,我上去后正好是九人。看那车上坐的人穿戴不一,有穿戴体面的,也有穿戴一般的,我怀疑这车不是公司的车,难道是拉客的车?也许这车是在公司的委托下顺带把我接回去也说不定!    下过雨的路面还有积水,稀泥烂路坑坑洼洼,面包车行驶在山沟里弯弯拐拐的山路上,车颠簸着前行,驾驶员专择好路面行驶。  大家随着车身颠簸,有节奏地遥晃着,车内无人说话,一直沉闷,我心里犯疑,怯怯地问旁边坐的老头儿:“喂,这车是到哪里呢?”  “唐家湾”,老头儿很憨厚,见我问他,顺口回道。  “怎么路这么烂?”  “地震后有许多堰塞湖挡道,这是绕道新修的路。”  这时,前排的人接道:“自从地震后,这两年,唐小娃发了,就因为这路不好,大客车进不去,只有面包车才能通过,天天进进出出的客人多,拉人都搞不赢,一天拉八趟,有时候还多挤人,每次至少挣80元,一天下来挣一千多啊!”我从他话语中听出,像是特地对我说的,驾驶员就是唐小娃无疑了。  又一人道:“呵呵,唐小娃,你这是在发地震财啊!”  驾驶员盯着前面的路开着,听了道:“嗨,王咪娃,不要把话说得那么难听好不好,我这是在为人民服务,为人民服务!呵呵,没有我拉你们进出,看你怎么回去!”  “说得也是,唐小娃,算你看准了时机,你是做生意的料!”  驾驶员一听,心头一乐,道:“呵呵,王咪娃,这个说法还差不多,告诉你,拉客的面包车好几个,就数我这车好使,这车耗油少又耐用,用了两年多了,还没有大修过呢!”  又一老头儿道:“呵呵,早听说了,你那车是风东小康,耗油少,底盘结实,二娃子一直在闹着要买这牌子!”  “二娃子不是在外打工吗?什么时候回来的?也想挣这个钱!”  “是啊,是啊,他说在外面打工辛苦,挣不了钱,还是回来拉客实在。”  ……  我一边在听他们聊,一边在想,来时坐的大巴车,好像一直走的柏油路,没有经过这么烂的路,这条路纯粹就是一条机耕路,刚才不是在说大客车进不来吗!未必然是从北川到绵阳的一条捷路?  天渐渐黑下来了,我心里害怕起来,鼓足勇气问道:“师傅,这车要经过绵阳吗?”  “这是到唐家湾,你是到哪去?走亲戚?”一中年人回道。  “绵阳。”  “错了,错了,到绵阳是往另一个方向!那你赶快下车往回走,唐小娃,停车!”中年人很热心地喊。  面包车停下了,我暗想,没有坐多远的路,会收车费吗?忙对驾驶员道:“麻烦了,我得往回走,车费多少钱?”  “十元,天都快黑了,赶快顺原路往回走。”暗想,又没有坐拢也收全程路费!唉,不去计较了,赶快回去要紧,我付过十元钱后,顺着原路往回赶。    天色已经黑下来了,但还没有完全黑尽,依稀还能看到路。我低着头一路往回跑,山里的野兽、野鸡、虫鸣叫声不绝,路上根本没有行人,我只好凭着判断向前跑,一边跑一边掏出手机,电话总是“嘟嘟嘟”,真奇怪,打不通。  天黑不择路,一路上坑坑洼洼,高一脚低一脚,还好,没有把脚崴倒。我正跑到一个三岔路口,不知该往哪个方向?突然,见一位老太婆正拄着拐杖站在路边,这下好了!驻足问道:“老人家,这是去北川县城的路吗?”  老太婆耳聋:“啥?”  “这是去北川县城的路吗?”  我又重复了几遍,老太婆太聋了,还是听不到,我凑拢大声说她才明白,抬手一指。我就顺着她指的方向继续拐进了一个夹山沟里,一边跑一边心里直打鼓,她是干什么的?她是人吗?  估计我已经跑出了四五里路,汗水湿透了衣衫,突然见到星星点点光亮,终于走出来了!我心里一阵高兴,这时,我见到前面有一群人在那地上坐着,默不做声。我乍看,都是缺胳膊少腿儿。怪事?这是什么地方?  他们见我走近,忙上前打招呼:“我们等你好久了!”  奇怪!怎么都是熟面孔!仿佛是原来认识的人,里面有高中的同学,有大学的同学。我向他们打招呼,道:“嗨,嗨,老同学!你们怎么在这里?”  他们招手叫我过去,说:“快过来,这里有几个人找你看病。”  “怎会回事?”  “这些人都是在地震时被预制板垮塌压伤了的。”  我正待要说,见那些缺胳膊少腿的人过来了。我问道:“怎么这么久了还没医治呢?”  “这里没有医生,行行好,帮我看一下吧!”  “好的,我瞧瞧。”治病,这是我的职业,举手之劳而已,我每天面对的是各种各样的疾病和被各种各样的疾病折磨的病人。抚慰他们的折磨,缓解他们的病痛,消除他们的磨难,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  我正待去看病人,这时,又来了一个胖女人,怀中抱着婴儿在喂奶,走过来道:“大哥,救救这婴儿吧,父母双亡,婴儿一直哭个不停。”  我开玩笑道:“呵呵,没病,娃娃哭,奶奶不吃----照屎嘛!”众人听后哄堂大笑。  一位教师模样的人摇摇头,道:“可怜啊!这孩子的爸妈是外地来打工的,与我们是邻居,自由恋爱怀上了孩子,却遭父母横加干涉,撤散鸳鸯,他们死活不肯,从偏远山区跑来北川,孩子才生下来不久,唉!”  我说:“现在是什么年代了,还在包办婚姻?可怜这孩子啊!”  教师道:“法律上说是那么说,自由恋爱,父母不得包办婚姻,可偏远山区仍然是老封建,不懂法律!”  一位书生模样的道:“天降阳春意,雅然情莫移;君弹流水调,自会有归期!”  教师道:“嗅书生,又在吟什么烂诗?”  正聊着,见又走来一些人,手里端着碗,一边走一边吃。这些人像是庄稼人,五大三粗的。一个汉子递给我一碗东西,说道:“吃吧,大哥,从哪来,饿了不?”  “好啊,确实饿极了。”看汉子递来,我确实感到肚皮饿得哇哇叫,着实感激,忙接过碗来。  “大哥,吃吧,这是我们这里的东西,拿来招待客人的,快吃!”大汉说着又递来筷子。  我拿着筷子,却见那碗里全是些死老鼠,烂甲壳虫之类的东西!顿时胃内翻滚,恶心死了,直想呕吐。难道这些人都是已经死去了的?我冷汗直冒,赶紧跳离这鬼地方!慌慌张张不择路,脚下一空,如腾云驾雾般坠下了山崖……  这一惊非同小可,脑壳清醒了许多,身子已不在下坠,双脚已着地,眼前一片光明。听有人在喊:“天神到了,天神到了!”  “天神啊,救救我们吧!”    我抬眼一看,荒野的夹山沟,遍地是瓦砾,阴风阵阵,突见一群当官模样的人,怀里都抱着很多钱,跪在地上,苦苦在祈祷。看我从天而降,以为我是天神到了。  我问道:“你们怎么了?”  其中一人哭泣道:“唉,我们都是北川县的父母官,生前工作时只想着多挣些钱,把再多的钱都揣进了自己的腰包,现在拿着这些钱有什么用?”  又一人哭泣道:“唉,唉,都是贪字害人,地质局早说了,本县有地震的危险,应尽早把县城搬迁了,当时,我们钱迷心巧,也没有引起重视,本来这些钱是用来搬迁的,给我们分了!”  一位和尚模样的人道:“生前争名夺利,死后万事空!徒留这些钱有何用?阿弥陀佛。”  我问道:“那你们要我帮什么忙?”  那些人一直在地上不起来,听我问,一个个叩头如捣蒜,一老者道:“大神啊,看我们孤苦伶仃的,可怜,可怜我们吧,这些钱我们不要了,你拿去捐献给阎王老大人,帮我们谋个好差使,给弄个官当当。”  我不听则已,一听,气得胃又拱起来了,怒道:“你们这群鸣人,死性不改,叫阎王把你们蒸了算了!”  众人听我怒吼,悲戚道:“罢了,罢了,看来,钱在阴间一点儿不管用!”  一人站起来,声音怪异,阴阴冷笑道:“哈-哈-哈-哈,你不让我们好过,我也不让你好活,看刀!”果见那人从袖内抽出一把尺来长的刀,寒光闪闪。  “罢,罢,罢,不让我们好过!砍死他,砍死他,砍死他。”一群乌合之众,全都站起来了,张牙舞爪地咆哮着,“呜呜呜呜”怪叫声响成一片。    说时迟,那时快,一群人气势汹汹的吆喝着向我扑来。我一见,大吓,双脚发抖,怎么也挪不开步子,心里焦急万分,这将如何是好?  突然,夜空一个闪电,“咔嚓”一声闷雷,我大惊,惊醒过来再看地上,一切恢复了平静,什么也没有了,眼前出现了许多房子,门前红灯笼,红帘子,一个一个的女人穿戴得花枝招展,在那儿扭腰摆臀,娇媚无比。听那屋里传出的歌声:“风,就这样吹过,泪就这样地划落,如果岁月能回转停留,今生花开永不再落,愿今生花开,永不再落,爱,就这样走过,梦,怎会这样蹉跎,如果爱情能重新选择,今生不再只是传说……”歌声非常忧伤。  又见到一些铺子张灯结彩,在招揽生意。再看那高楼墙上有“北川”二字,街上亮起的是电灯,我顿时明白了这回不是幻觉,知道自己已经到了北川街上。  “嗨-唉-”,一位小姐在朝我招手。我也顾不了看那花枝招展,扭腰摆臀,匆匆地掏出手机,怪,这次的手机一打就通:“喂,老总,你们现在在哪里?我赶脱车了,现在还在北川,快来接我。”  “什么?你还在北川吗?不要急,你在车站口等着,我马上来接你。”  我又继续向前走,越过了高高的石拱桥,踏上了北川的柏油公路,来到了约定地点。一心只等着车来接。  一会儿,公司接我的轿车到了。在黑麻麻的光线下,司机从车窗里探出毛几根头来对我说:“我们都要拢北川新城了,你才打电话过来,哈哈,是我们工作失误,没有详细清点人数。”  我说:“我去解了个小手,出来就不见你们了,我一直在绕着圈子找,走了好几条街也见不着你们的影子,还以为你们去什么馆子吃饭了呢!”  我上得车来,老总敞开公鸭子声开玩笑道:“你到哪个ok厅去了?泡了几个妞儿?北川的小妹儿多,又漂亮,又性感。嘿嘿。”  出了这档子事,又惊又喜,惊的是遇到怪事了,像是在做梦。喜的是终于走出来了,不便张扬,只字不提这事,敷衍道:“去,去,去,你把我说得跟你一样!”  “呵呵,北川的妹儿真的漂亮,我这就带你去北川新城,让你一饱眼福,顺便聊上一个,也算是给北川人民作贡献!”  “就知道欣赏小妹儿,老不正经的,看你老婆知道了怎么收拾你!”  ……    小轿车飞也似地向北川新城驶去…… 共 4667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如何才能有效治疗阳痿
昆明哪家治癫痫医院好
昆明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效果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