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海东信息港 > 时尚

从前有座灵剑山 第八章:王陆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

发布时间:2020-01-17 00:25:08

从前有座灵剑山 第八章:王陆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

“呵,铃姐咱们真不愧是默契姐妹花啊哈哈。”

“谁跟你这变态是姐妹花……”

“哈哈,别害羞嘛。”

正房之中,王陆哈哈笑着,同时用力活动着被真言术压制的身体,渐渐找回了感觉。

不过,方才那三连真言的确非同小可,他手中坤山剑不在,唯一有希望将其抵御下来的无相破法之剑用不出来,三记真言等于毫无阻碍地罩上了身!也多亏他无相剑骨和无相金钟罩修炼的扎实,这才没被真言术直接给震死。换了一个练气上品的四星使者来,恐怕都要被震得半死不活!

这就是越级挑战的难度了,尤其是越了一个大境界,差距之大可谓天壤之别,筑基修士的强大,尽显无遗。

王陆叹了口气:“筑基修士,你为何这么吊?”

“屌个屁,是你太废柴了,这家伙根本是筑基之耻,换了灵剑山上的筑基,一道真言就能把你压趴下了。”老板娘一边将那昏迷中的老修士用绳子捆起来,一边毫不客气地对王陆发动诋毁攻势——同样是灵剑弟子,若一个堂堂筑基修士,面对一个手中无剑,修为差一个大境界的对手,不能用法术震住他,那才是羞耻。

“哼,如果没有我,你就等着被这老变态蹂躏致死吧!还什么真传弟子越级挑战,简直是个笑话!”

王陆一边以无相皇骨,调动浑身骨骼运冇动,从目前这拟态妖身恢复正常,一边没好气地反驳老板娘的不负责言冇论:“我连主手武器都没带好不好?这次本来就是潜入进来当诱饵,给你争取机会的,你好意思批评我?换了你单枪匹马能搞的定这家伙?早就被他用阵法困住了!不过你倒不用担心被他蹂躏,你胸平嘛!人家看不上你!”

“靠,再拿平胸说事就绝交!”

“行了,有跟我吵架的功夫,赶快去吧另外那个四星搞定了吧。”

老板娘没好气地说道:“还用你说?我潜入进来的时候,第一时间就是解决了那个荡妇……还好我手脚快,不然都来不及救你。”

“喂,别把自己说得这么孤胆英雄好不好?没有我从正面吸引那老淫棍的注意,你能轻松潜入进来?就算你有真空的异能也做不到吧?咱俩分工合作,这功劳有你的一半也有我的一半,好不好?”

老板娘切了一声:“随便你……谁稀罕这种不值钱的功劳啊,区区一个三流的筑基,看把你得意的!”

王陆当然得意,倒不是因为和老板娘合作打赢了修为境界远高于他的对手,得意之处是…一

有了六星的俘虏,还找个蛋的七星门总坛啊!作为门派长老,这分量已经足够重了,带上他回村,这任务也就算完成了吧。

虽然在内心深处来说,王陆并不觉得带回一个长老,就能解决王家村的问题,不过……

“你们……究竟是谁?”冇

就在王陆陷入沉思时,那老淫棍也醒了过来—~筑基境界的修士,肉冇身比练气的修士要强悍许多。

只不过被老板娘那一拳打中,整个玉府几乎散了架,心神也遭到重创,虽然神智恢复清醒,却根本调不动一丝一毫的法力,形同废人。老板娘在他身上捆的绳子非常随意,换往常他一根手指就能将其震散,此时竟然无法挣脱。

不过,不幸中的万幸是,老板娘那一拳不但打散了他的心神和玉府法力,也熄灭了熊熊燃冇烧的欲火……虽然这代价就是他的功力至少倒退几年,但总比走火入魔,自焚致死要强得多了。

“你们,为何要偷袭我?我和你们有什么仇怨?”

老板娘皱起眉:“好烦,听这老淫棍说话,感觉会脏耳朵……我去后面了,你们两个变态聊吧。”

“靠!我堂堂良家俊男,到底哪儿变态了?”

“穿裙子色诱变态老头的人没资格辩解。”

“啧,三十多岁还平胸的女人有资格指责别人?”

“……算了,懒得理你。”老板娘嘴巴一撅,直接奔后房去了。只留下王陆和老头儿两人。

王陆凑近上前:“认得我这张脸不?”

老淫棍方才被打的头晕眼花,视线模糊,但愣了一会儿,惊呼道:“王陆!?”

“呵,看来是认得我,那么现在有何感想么?”

“……我投降。”

老淫棍终归是筑基修士,阅历丰富,脑中很快就转了无数念头,做出了明智的判断。

无论自己方才是怎么败的,那个莫名其妙出现的女孩儿又是怎么回事,但总而言之,现在的情况完全超出了掌握,对手的实力更远远超乎预期……老实说,他倒是有些相信,先前在总坛开会时其他长老提出的猜想。

这个王陆,莫非真是那个五绝门派的弟子?至于为什么没有元婴老怪下山为弟子找场子,大概是种特殊的历练吧?他以前在万仙盟门派时就曾接受过这样的理念,倒不新鲜。

而既然如此,目前除了投降就别无他法,而且他此时更庆幸方才没将对手打伤,不然的话……嘿,真惹出元婴老怪出手,那手段足以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见老淫棍如此痛快的投降,王陆一愣:“还挺识时务哈!行,那你就简要交代一下你们七星门在王家村的犯罪事实吧。“

老淫棍叹了口气,非常配合,竹简倒豆子一般将他知道的事情和盘托出。

老淫棍姓何,何昀,早年曾在万仙盟中一个小门派修行,后因触犯门规,修行进度又缓慢,便被踢了出去,在九州游荡数年,机缘巧合下加入了七星门,做起了下三滥的勾当

而王家村,不过是七星门在苍溪州的无数次经典案例中的一个罢了,若不是招惹到了王陆这种逆天之人,其实乏善可陈,那套把戏不用说,王陆也是门清。

“不过,你说要让我去王家村,对村民解释真相?”

老淫棍何昀在地上躺着,做出一副沉思者的表情:。我觉得,此事欠妥啊。”

王陆此时也正心烦此事,顺口就问:“有什么欠妥?”

老淫棍连忙解释:“这个,据我了解,七星门行此事有多年,上当受骗的……想要幡然悔悟,除非最终碰的头破血流,无路可走,否则几乎没有可能啊,人的贪念一旦被勾起来,就很难压下去。就算我去解释,他们也只会以为是你买通了我,想要蒙骗他们。”

王陆哼了一声:“是啊,所以呢?”

老淫棍很想说,所以就请你放弃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吧……你好歹也是五绝的修士,何苦在意一群山野匹夫呢?灵剑派难道没有斩尘缘的修行么?而且就算你还重视凡间的亲情,把你的亲生父母和其他重要亲人接回门派也就是了。想要全村人鸡犬升天,那不现实啊!

一时间,老淫棍无话可说,愣在当场。

王陆也没指望他能真拿出主意,自己都想不出答案的难题,这老淫棍又能有什么想法?目前这种骗子和傻冇逼的组合,战斗力简直爆表,就算他此时修为高深莫测,一巴掌就能拍死七星门上上下下,也是无济于事。

王家村的蠢货们认准了凡人修仙这条路,一个个顾不得自己歪瓜裂枣,只是一心求仙。就算自己扑杀了七星门,只要不能冇让他们成仙,以后就难免会有八星门,九星门趁虚而入……唉,想到烦闷之处,真恨不得提剑杀光全村上下,落个清静!

王陆心里不爽,面上却越发轻松,反而和老淫棍扯起皮来:“你说你当年也是良善之辈,出身也不差,怎么就被七星门这下三滥给忽悠住了,甘愿做那掌门的走狗?”

老淫棍回忆往昔,一声苦笑:“我们掌门也不是易于之辈啊,同样是万仙盟出身……其实门派长老中有一半都算科班出身,虽然在你看来是下三滥,可在下三滥中,七星门还算发展不错的。”

“哦?既然有这个底子,何不老老实实修行,非要和一群山野匹夫过不去?”

老淫棍说道:“利益熏心啊……七星门的高层,基本都是修行遇阻,难以更进一步的修士,所以灰心丧气之下,欲念便增,这些年行骗下来,积累颇丰,实在刹不住手了。尤其前些年,在白月国流出过一批上等的货色,以之迷惑世人,效果极佳。我们七星门最辉煌的时候,曾经将一府的府城纳入势力范围!城中数十万人中,我教信徒占了十之六七,那段时日,就算我教的下层弟子都过得非常滋润。比起那些没有资质,又没有机缘,偏偏还相信什么修行路要自己走的苦修门派,不知强了多少倍!”

听到这里,王陆也来了兴趣:“滋润?能有多滋润?凡间的财富再多,也就是那么回事吧!”

老淫棍摇了摇头:“这你就有所不知了。如果是王家村,武侯县这样的地方,的确没有太多油水可捞,但换了富庶些的县城,乃至府城,那可就大为不同了。虽然上品法器啊,法宝之类的仍然罕见,可其他的资源却非常丰hòu。就比如灵石吧,我记得占据府城那一年,一年之内我们七星门就捞了数以十万计的灵石,虽然品级不一,但终归是……”

话没说完,已经被王陆不可思议的声音打断:“几十万灵石!?”

“呃,是啊。”

“……你这是吹牛逼放卫星吧?”

老淫棍急道:“绝无此事!若是不信你大可去查嘛!不单单是我们七星门,其他门派若是能占据一府府城,也能捞个几十万灵石,若是上品之府,百万灵石也不在话下啊!”

见老淫棍如此认真,王陆皱眉问:“怪了,一群凡间贱民,哪儿来那么多灵石啊?”

老淫棍解释道:“当然是聚沙成塔,一点一滴汇聚起来的。这九州大陆,灵石一般有两种来路,一种是天地灵气的汇聚之地,天长地久便形成灵石矿脉,非但储量丰hòu,而且只要适度开采几乎取之不尽。而另一种,则是游离天地之间,在各种机缘巧合下偶然诞生的一些零散灵石。如今储量丰hòu的矿脉往往被名门大派占有,开采方便,产量丰富,但实际上从总量上将,那些零散的灵石并不比矿脉要逊色,只是采集不易,成本太高……但对于凡间界来说,有那千千万万的黎民百姓,一点一滴收集起来,总量也是极其惊人的……以九州之大,修仙门派占据的只是微不足道的一点点空间啊

王陆点点头:“也有道理,忽视人民群众的力量是不对的。不过……一个府城就有数十万灵石,啧,这倒是真没想到。”

老淫棍笑道:“是啊,正因为你们这些名门大派没想到,才有我们发财的空间啊。而且灵石什么的,对我们来说还不是最重要的,占据一府府城,那好处简直数之不尽。”

王陆问:“详细说说?”

“这个……”老淫棍想了想,“比如说一个府城,一年的财税所得大约是几百万两白银,但我们每年能聚敛来的财务,价值能有十倍!”

“我靠,十倍于财税所得?你这绝对是搞大跃进了啊?!”

老淫棍笑道:“但这却是事实啊。一国财税通常不会竭泽而渔,因为若是税赋过重,令民不聊生,最后谁也得不到好处。可是,七星门不同啊,那些信仰凡人也能修仙的愚民,为了求仙可是能不惜一切,倾家荡产算什么?连老婆孩子都能拿去卖了,只为了换一包培根灵!有这样的愚民,何愁钱财不来?”

老淫棍说完,王陆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后面老板娘怒道:“赚这种昧良心的钱,你们睡得着觉!?”

被老板娘吼,老淫棍浑身都是一个哆嗦,比起出身名门大派的练气修士王陆,他其实更害怕那个明明半点修为没有,却能一拳打破自己无数层防御的平胸少女——那才是真正的怪物。

所以听她生气,老淫棍立刻解释:“其实,这也不能都怪我们。那些家破人亡的狂信徒,很多时候都是自找的。我们只是做了些虚假广告,但东西是明码标价,并没有强迫贩卖……甚至有些有良心的门人,看到他们条件实在窘迫,还会劝说他们量力而行。但是对那些狂信徒来说根本没用,说得多了,他们反而怀疑我们在搞差别待遇!为了修仙,他们可以做任何事。比如王家村吧,前两天我才刚刚接到消息,有几户人家生怕失去七星门的青睐,打算将……将你的父母家人作为人质来邀功。”

听了这话,老板娘微微一惊,连忙转头去看王陆,却发现后者根本无动于衷。

“唉,有时候我都会想,或许这就是人性。为了一瓶培根灵,很多人杀人放火都在所不惜!”

老板娘忍不住问:“但是……对凡人来说,就算他们再丧心病狂。那些培根灵也不可能有什么效果啊?为什么还是执迷不悟?”

老淫棍说道:“效果当然是有,毕竟是盛京仙门的六和祖师开天辟地的发明……就算资质再怎么鲁钝,仙缘再怎么稀缺,只要不停服用,修为还是能有所进步的,而正是这些微不足道的进步,便能引得他们前赴后继。嘿嘿,我好歹也是名副其实的筑基修士,却不曾想原来修仙一事真的能有那么大的吸引力!”

王陆此时也插口解释道:“铃姐,现在修仙界除了咱们这种古派之外,只要放开人工灵根,基本上只要有钱就有修为,哪怕是痴肥如闻宝那种,天天用培根灵之类的喂养十几年,也能有个练气的修为。”

“这……付出和收获完全不成比例,这些平民再怎么竭尽全力,又能拿出多少钱财去换修行的灵药?倾家荡产几十年,恐怕连练气九品都稳固不下来,到底有什么意义?”

老淫棍愣了好久:“其实我也不知道有什么意义,但是……既然他们愿挨,我们当然愿打!”

王陆耸耸肩:“铃姐,别试着去理解那些蠢货的思维,如果他们肯用脑思考,肯讲道理,我就犯不着跑来这里对付这根老淫棍了。”

老淫棍苦笑几声,也不知该怎么接话。

不过,很快他就意识到,不需要他再说些什么了。

因为王陆又继续说道:“不过,刚才这番话,倒让我有了一个想法。”

“……想法?”老板娘斜倚在通往后房的门框上,没来由的感觉背上生寒。

“有生皆愚。”

老板娘闻言一愣:“呃……”

“这个世界上,大多数人是愚蠢的,这种愚蠢源自天性,就如鸟儿天生会飞,鱼儿天生会游,这个世界上大部分人天生就会犯蠢……这是天道法则,没有办法去忤逆的。”

“……”

“我曾经在王家村尝试着去抵御这种天道,我自以为辩才无碍,但结果却连一个小喽哕都辩不赢…不是因为我口才退化了,而是因为我当时忤逆了天道。逆天而行,所以我输了。”

“……”

“相反,七星门,虽然在咱们看来就是一个下九流的邪教组织,但这件事情上他们却顺应了天意。”

老板娘简直要疯了:“他们顺应天意!?王陆你脑子清醒一点好不好?”

王陆笑道:“我现在脑子前所未有的清醒,是你糊涂了铃姐。仔细想想吧,天地之间,最大的法则是什么?是优胜劣汰,适者生存!是弱肉强食!你看狐狸捉兔子,兔子造了什么孽么活该被吃?兔子吃草,那些花花草草就活该被吃?答案是,天道法则就是如此,你若是去同情花草,就要饿死兔子,同情兔子,就要饿死狐狸……最终的结论就会变成,这个世界还不如不存在,免得有生皆苦……但这显然是错的

“……”这一连串的说理,完全把老板娘绕糊涂了,少女用头轻轻磕着门框,然而直到把坚固的门框磕裂掉,也没想明白。

真正是不明觉厉。

王陆说道:“所以,收起廉价的同情心吧,我们常说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若是身处滚滚红尘无从解脱那倒也罢了,但既然踏上仙路,就该以更高的眼界来看待这一切。百姓痴愚,那么天道就注定他们会被人欺压、剥削。若是没人去欺压,反而是一种浪费。七星门做的就很好,成功扮演了食物链上的重要一环。在我看来,七星门和其他类似的门派,就像是麦田里的一群辛勤收割者。”

“我靠,辛勤的收割者,你……”老板娘简直要把整面墙都用头槌撞毁,被王陆一番话说得简直风中凌乱!

“这是事实啊……”王陆说着,叹了口气,“唯一的问题是,作为收割者,七星门实在是太蹩脚了。’

感觉脑中还是一团浆糊的老板娘非常苦闷地点了点头:“总之呢,在批评七星门这一点上,咱们还算有共同语言……”

然而接下来,共同语言就没了。

因为王陆笑道:“既然七星门靠不住,那这事儿不如交给专业的来。”

“专业的……?”

王陆伸手指了指自己:“专业冒险者在此。”

“尼玛……不会吧!?”

龙泉驿区第一人民医院
新建区人民医院
承德治疗阴道炎方法
河源牛皮癣专科医院
唐山治疗牛皮癣价格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