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海东信息港 > 娱乐

观星者遗忘之城 正文 五、毁灭(6)

发布时间:2019-09-25 16:12:02

观星者遗忘之城 正文 五、毁灭(6)

晚上六点,林宇非准时回到了住处——试验场内的住所。云还三人都已经回来,正坐在客厅谈论着什么,见林宇非进来,都停了下来。

“事情办完了吗?”云还问道。

“嗯,都完事了,”林宇非答道,“怎么没看见葛先生?”

“那个疯子又去修炼了。”张仲坚在一边回答,“一心想着尽快超过我呢。叶师弟没和你一起回来吗?”

林宇非一愣,云还已经接过话去:“我们巡视的时候看见你和他一起进了那个什么学院了。你回来了,他又颠到哪里去了?”

“林师弟又回实验室了,他下午回来找了些资料,正好我回来了一趟,就和我一起去了学校。回来的时候就直接去实验室了。”这话倒是也没全错,叶飞确实是回实验室了,有些事情还是得他亲自处理。总不能说他回住处来是为了偷懒吧。

“臭小子,”云还又低骂一声,脸色倒是缓和了些,“那么他的训练等他回来再说。青岚,你休息一会,然后我们先开始你的训练。”

林宇非答应一声,就在沙发一角盘坐下来,又想起来:“对了师兄,你们回来没看见阿喵吗?一只黑狸猫。”

“没有看到,你从家里带过来的吗?”

“对。”林宇非看看角落里的猫食盒,已经吃掉了一小半,放下心来,“没看到的话应该是出去了,阿喵经常两三天不回家的。”

“赶紧休息吧,半个时辰后,我们到内场去练习一下,了解一下你的近身格斗能力。”云还插进话来。林宇非答应一声,闭目凝神,开始修炼。云还向两名弟子打个眼色,师徒三人走进了客厅一边的一间卧室,关上了门。张仲坚顺手施放了一个水障术以隔挡声音。

“我还是坚持告诉他,这样对他来说太不公平了。”门刚一关上,张仲坚就低声说。

“那是不可行的。”云还的声音也很低,但是语气中带了一丝恼怒,“我从来不担心被人记恨,但是告诉他后果的话,他怎么可能专心的练习?”

“他已经能在风术中偶然发挥出来了!”张仲坚坚持道,“你现在不告诉他,将来到了用的时候,怎么和他说?他是一个人不是工具!我们应该给他选择的权力!”

“他没有选择的权力!”云还声音突然大了一些。虽然依旧是十分小声,在墙和水术双重隔绝下外边不可能听到,但是话语中坚决的口气让张仲坚和心岚都愣了一下。

“老头子,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呆了片刻,张仲坚才面带苦笑道。

云还话说出口就后悔了,连自己都愣在当地。半晌后才沉着脸道:“我知道你心疼这个师弟,我何尝不是。这样的资质,本来完全可以用难以想象的速度超越你我,继承先师的衣钵。可奈何他身上有了毁灭的概念,虽然可能达到极高的境界,可是毁灭之力会逐渐侵蚀他的身体,甚至消灭他的存在。道术修炼得再高,也不能抵挡,又有什么用?”

“如果他能在那个极限到来之前,渡劫羽化,身入洞府呢?”张仲坚忽然道,“何况我们还有小师弟的生长之力。”

“扶余,毁灭是根源的概念之力,我们都知道那有多可怕。即使他成功的渡劫羽化,也终究难以抵抗毁灭概念的侵蚀,即使是生长,也只能延缓,而无法阻止。那个时刻到来时,无人可以预估他会毁掉多少,那样的代价,我们,甚至这个世界都未必承受得起。”云还低声说,“现在我们几乎可以肯定那个源头就是创造能力的持有者,按这个溢出的程度来看,这个持有者的规模大过你成千上万倍,凭我们几个的道术,甚至算上他的,恐怕都是杯水车薪。如果他的毁灭之力能够在那之前完全开发出来,至少我们解决这次问题的机会会大增。”

“说到底,还是得利用他。我们终究是要把他当作工具来使用,”张仲坚将身体靠在墙上,长吸了一口气,语带落寞,“老师,你还记得当年你和张宇初怎么崩的吗?”

“记得。”

“可是为什么我觉得,我们现在和他们越来越像了啊。”

云还沉默下去,没有再说话。卧室里忽然就安静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云还忽然道:“心岚,你怎么想的?”

从进来开始,心岚一直静静地听他们争论,眼神淡淡的,却始终没有说话。这时听到云还问来,轻声答道:“我倾向于师兄的意见。”

云还长长地叹息一声:“给为师三天时间吧,这个事情先放一放,我们先训练他们的实战。”

张仲坚没再争论,挥手撤去水墙,忽然脸色一变:“老师,这是……”

水墙撤去的瞬间,一股极其细微的声音传过来,像是隔壁有高压锅在喷气,又像是有无数条蛇在一起嘶叫,震得人耳朵发疼。这声音毫不间断,而且音调越来越高,人的耳朵渐渐地听不到了,但是空气中的震动并没有停止,反而愈演愈烈。此时连心岚都猛地站起身来。

云还脸色骤变:“这是……龙息之声!是葛同山那小子要突破了吗?”张仲坚摇了摇头:“葛同山不再这里,他在体育馆那边。”

云还抢前几步,伸手拉开卧室门冲了出去,张仲坚和心岚紧随其后,进入客厅的瞬间,三人都愣住了。

声音来自正在客厅打坐的林宇非。此刻他全身都包裹在淡淡的白气中,身体悬空半尺,宝相庄严,嘴唇微张,声音正是从他的嘴里发出来,仿佛无休无止。身周的白气缓缓地向他的头顶凝聚,此刻已经汇聚成一个白色的半尺大小的人形实体。那个人形实体上又分出一缕,在林宇非身后缓缓散开,一个和林宇非相同大小的人形轮廓正在缓缓成型。

“这是……”张仲坚震惊得说不出话来。云还喃喃道:“元婴汇聚,离体分神。真是了不得的天赋,这小子是打算作连续突破吗?”

“咣!”

玄关的门猛然被推开,砸在门后的墙上,葛同山同时出现在门口。看清楚客厅里的情形后,神色猛然大变,大喝一声:“停下!”

云还师徒三人都大吃一惊。林宇非正处在冲关的当口,忌讳的就是惊吓。云还怒声低喝道:“葛同山你干什么!”

葛同山却没有理会,眼看林宇非没有反应,咬了咬牙,双手微提,深吸一口气,手上瞬间笼罩上一层流转的白气,径直向林宇非冲去。

“臭小子!”云还怒哼一声,他不敢大声喝止,当下提聚真炁,就要上前阻挡,忽然被人拉住。他回头瞪视着张仲坚:“你干什么!”

“稍安勿躁啊老师!”张仲坚脸色郑重:“我看葛同山的样子不像是要对师弟不利,而且……”说到这里,欲言又止。

“有话快说!”

“毕竟他是我们这里的一个突破到元婴境的人,我看他样子,大概是觉得师弟有些不妥。”张仲坚道,“信他吧老师!”

云还犹豫了一下,张仲坚又道:“他只是个武痴,不是恶人,应该不会做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这一点,我自信我不会看错。”

说话间葛同山已经到了林宇非背后,手上的白光更加凝实,远超林宇非。云还抬手制止了已经拔剑在手的心岚,咬牙道:“好,我信他一次!”

只见葛同山伸站在林宇非身后,深吸一口气,双手在林宇非头顶上方并排,缓缓压下,竟将林宇非头顶的白色人形缓缓压入林宇非顶门。完全没入的一瞬间,林宇非身形一震,落回沙发上,背后的轮廓已经溃散,周身白气也有些散乱,口中的声音却越发高亢。葛同山低喝一声:“止息,凝神!”

这一声虽然低沉,但是附带了很强的真炁,震得人心头一颤。林宇非显然听到了,声音开始慢慢地转弱,终于在几十秒后完全止息。葛同山终于松了口气,退后一步,作了个收势,手上白光渐渐隐去。

十几次悠长的呼吸之后,林宇非缓缓睁开眼睛,结束了打坐,脸上却有一丝疑惑的神情。然后他就看到了对面的云还三人。

“小子,你想找死吗?刚刚凝聚元婴就敢直接分神

观星者遗忘之城  正文 五、毁灭(6)

,要是弄到元婴溃散,可就谁也救不了你了!”没等林宇非说话,葛同山的声音就从旁边传过来,声音里带着怒气。林宇非一愣,看向葛同山:“葛先生,我刚才做了什么了吗?”

“师弟放心,是好事。你刚才突破到元婴境了!”张仲坚笑着上来,“恭喜你啊师弟。”

“没死算好了。”葛同山冷冷笑道,“我两百年前凝聚元婴,到现在还没敢做分神之举,你才刚刚突破,元婴还没有凝聚完全就敢分神,胆子够大的啊。”

林宇非被这两个人的一喜一怒搞得摸不着头脑:“我刚才只是觉得全身在变轻,又觉得很舒服,难道竟然是突破了吗?”说着眼睛转向云还。

云还却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冷哼一声:“葛小子,解释!”

“我解释?”葛同山一愣,继而嘿嘿一笑:“也对,这里也确实只有我能解释。毕竟你鬼谷一门,除了当年的玄微真人外,还没有第二个人突破到元婴境呢。”

这话同时造成了三种效果。心岚依旧神色淡淡看不出喜怒,张仲坚一脸苦笑,云还却已经黑起了一张脸:“葛同山,解释你的就好了,再扯杂七杂八的,老夫和你决斗,看看你的定海棍挡不挡得住我的天劫之雷!”

林宇非想起大师兄对老师的评价,心里暗笑,却不敢笑出来。赶紧拉开话题,免得葛同山再说出什么不中听的话来:“是啊葛先生,我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麻烦你给我说一下吧。”

葛同山不再看云还:“痛快!但是有所谓法不传六耳,小子你跟我过来,我详细解释给你听!”说罢转身进了一间卧室。林宇非看看呼哧呼哧喘气的云还,又看看一脸苦笑的张仲坚。张仲坚悄悄指指云还,摇了摇头表示没事,然后再指指葛同山。林宇非无奈,只好跟着葛同山进了卧室。

云还怒哼一声,重重地坐在沙发上,沙发里发出喀啦一声,估计是里面的龙骨断了。张仲坚心里暗笑一声,旋又想起之前的争论,忽然有些笑不出来。他坐到云还边上,轻声问道:“老师,现在你的想法,有没有什么变化?”

云还愣了一下,脸上的愤怒之色瞬间敛去。他看看张仲坚,又看看边上的心岚,愣了半晌,叹了口气。终于什么也没说,只是站起身来,慢慢地走出门去。

巢湖治疗龟头炎医院
巢湖治疗男科方法
巢湖治疗男科费用
巢湖治疗男科医院
巢湖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