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海东信息港 > 育儿

归来的乔布斯AppleVRAR的真正

发布时间:2019-03-14 02:47:33

OK,在我们分析领略过苹果公司在 VR(兼顾 AR)领域累积的技术基础之后,遵守诺言,接下来就让我们来瞧瞧在软件内容层面上,我们的苹果神教又能拿出哪些惊世骇俗的卖点吧。

众所周知,对于如今的 VR 行业来说,尽管软肋短板看似不及硬件系统那么明显,但从综合完成度来看,VR 内容发展的裹足不前已经成为了制约虚拟现实行业向前发展的主要因素,没有之一;从叫好不叫座的 Vive 到买来基本只能吃灰的 VR 盒子,几乎所有的 VR 消费者都有一个相同的困惑:

「接下来应该玩什么呢?」

和硬件设备的发展不同,VR 内容的进步除了同样受制于以摩尔定律为代表的 IT 行业发展定律之外,开发者的创意思路往往才是取决成败的关键要素;一大堆徒有其表的浮华画面,往往也比不上一个惊奇脑洞化作现实的粗糙原型,这方面的例子如今在所有平台上都不罕见,大家想必应该不会陌生。

所以说,今天就不妨让我们天马行空一下,利用植根在「苹果信仰」这个基础上的流行文化作为切入点,一起来探讨一下 Apple VR/AR 可能存在的核心内容焦点吧——顺带一提,今天这篇文章的脑洞口径不是一般大,正式阅读之前,诸位请务必确保自己的理智已经系好安全带,切记。

想象:微不足道的一小步

2018 年 9 月 7 日,苹果秋季产品发布会现场。

「One more thing。Another One。」

台下的人群一阵骚动。尽管这种环节对于熟悉 Apple 节奏的观众来说并不陌生,但今天的情况还真有点不一样:

就在三十五分钟前,在众目睽睽之下,台上的蒂姆·库克把手中的新一代 iPhone 屏幕主体变成了一块通体剔透的玻璃,争议了九个月的「苹果将推透明屏幕」的传闻终于在此落下了句点;二十五分钟之后,随着一声「One More Thing」,一款造型神似滑雪镜的头戴式设备出现在所有人面前:

「朋友们,这就是我们今天带给诸位的惊喜。现在,大家可以按照我刚才的演示,把刚刚领到的 iPhone G,安装在同样是刚刚拿到手上的 Apple Helm 当中——好了,大家都准备好了吗?」

注视着台下逐渐从喧嚣复归宁静的观众,蒂姆·库克站直了身体,慢慢地摘下眼镜:

「我们都知道,苹果公司能够走到这一天,能够从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演变成改变世界的科技文化领航者,这所有的一切,都离不开众多曾经以 Apple 之名贡献自己一生的奋斗者。而在这些殉道者的行列中,有一个人,他的名字是值得我们铭记的。」

「在过去的七年时间中,无论是电影,剧集还是文字传记,我们曾经用许许多多的途径怀念过这位旧识;然而,我们所能做到的,难道真的只有这种程度吗?」

「我相信,此时此刻,无论是坐在现场的诸位,还是利用互联观看直播的朋友,在我们所有人的心中,都会怀有这样一个平凡的愿望:如果能让我们再见一面,让我们像老友一样面对面地聊上几句天,哪怕只有五分钟,那该有多好!」

「没错,我和屏息静气的诸位一样,在很久之前,我就在为实现这个愿望展开不懈的努力——现在,见证奇迹的时刻终于到来了!」

蒂姆·库克抬起头,直视前方,目光仿佛穿透了所有观众的灵魂:

「让我们欢迎,史蒂夫·乔布斯!」

全场哗然——然而仅仅持续了不到一秒钟,排山倒海的欢呼就填满了整个发布会的现场:

依旧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在所有透过屏幕——无论透明与否——注视现场的观众面前,一个瘦削的身影迈着稳健的步伐来到了舞台中央;依旧是那熟悉的黑色高领外套+蓝色牛仔裤搭配,依旧是那不变的花白发茬和短须,依旧是那标志性的圆边眼镜,依旧是混合了骄傲与自卑的奇妙表情——不会错,这正是我们都不陌生的 Apple 传奇,时隔七年之后,他重新回到了苹果发布会的现场舞台。

注视着台下疯狂闪烁汇成了一片耀眼辉光的闪光灯,籍由 AR 技术成功返场的 Apple 精神嫣然一笑:

「There is something in the air today。」

就在这一刻,苹果的 2018 年秋季产品发布会现场变成了数字媒体络中耀眼的一颗超新星。

现实:一小步背后的真相

OK,无疆的幻想至此先告一段落——遐想固然是美好的,但没有现实价值自然也是无济于事;那么,接下来就让我们一起来看看,这个状似不着边际的脑洞背后到底有多少可行性吧:

首先,让我们先来确定几个基本要素:

虽然乍看之下和摩托罗拉的模块化一样只能停留在概念设计阶段,但事实上,透明确实存在过正式发售的机种范例——尽管要想把 iPhone 这个等级的智能「透明化」依旧有很长的路要走,但至少在「透明屏幕」这个方向上我们确实已经找到了可行之道。

除此之外,细心的朋友应该已经留意到上文中出现了「不透明的 iPhone 转换为全透明模式」的细节——单从可行性层面来看,能够实现这种功能的材料当然是存在的,同时在目前的 VR/AR 市场上也确实存在这种「籍由改变头显屏幕部位透明程度来切换 VR/AR 设备状态」的产品,之所以在上文中会出现「Apple Helm」而不仅仅是「Apple VR/AR」这种功能明确的名称,原因也在于此。

其次,抛开硬件层面的需求不提,单从软件角度来看,上文中描述的「乔布斯归来」设想有可能实现吗?

或许有些让人出乎意料,但答案是肯定的!

事实上,如果把范围仅仅限定在舞台之上的话,那么利用全息投影创造栩栩如生并且可以裸眼直视的幻象人物进行现场表演是完全可行的——这方面比较古早的例子可以追溯到 2006 年的时候虚拟乐队 Gorillaz 和 Madonna 的现场表演上,而近年来的例子,无疑是 Michael Jackson 的「Slave to the Rhythm」:

作为流行乐天王 Jackson 的遗作,这支曲子正式发行的时候已经是 2014 年,距离天王逝世已经过去了五年;然而借助 3D 全息投影这个日趋成熟的 AR 前置技术,Optimum Productions, Pulse Evolution 以及 Tricycle Logic 成功将 Michael Jackson 的鲜活形象带回了舞台——尽管和真人相比还存在一定差距,但从实际演出效果来看,至少在造型临场感方面完全可以打出 90 以上的高分。

顺带一提,如果不是严格追求「裸眼直视」这个要求的话,以上所有效果的技术实现难度还可以进一步降低——Magic Leap 的篮球场逆戟鲸大家应该还有印象吧?都是一个道理。

然而话又说回来,尽管从舞台演出效果来看无可挑剔,但以上这些 VR/AR(具体选择取决于使用场合)的视觉奇迹对于一般用户来说,究竟会有多少实际价值呢?

答案恐怕要远远超过你的预期——没错,我们或许没有那个必要天天看乔布斯站在客厅里侃侃而谈,但如果把这个幻象重现的主体换成我们逝世的亲人呢?

我知道,从伦理角度来看这个想法确实有够疯狂,但如果让我们换个角度来看,这种「叠加在现实」的幻象又和我们留在相册中的照片有多少区别呢?

如果我们能够像接受书架上的《乔布斯传》一样接受活跃在 AR/VR 视野当中的史蒂夫·乔布斯幻象,那么,我们为什么不能像接受墙上的全家福照片一样,接受让我们逝去的亲人在 AR 视野中重生呢?

归来的乔布斯AppleVRAR的真正

没错,关于 VR 与 AR 的应用范畴,我们已经讨论了太多的休闲娱乐、培训教育、工作设计乃至营销宣传,但是,我们为什么不愿意选择回过头来审视一下我们的生活呢?

归根结底,即便可以在幻象中获得成就和满足感,我们终究还是要回归现实来面对生活;而诞生于「现实」的需求,依旧是我们无法舍弃的「价值」——无论幻象构筑的世界如何绚丽,我们的这种基础价值观依旧是不会动摇的。

说实话,或许是时候来重新反思一下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的现实意义了。

(本文图片来源:Google)

本文由 TECH2IPO / 创见() @坏香橙 撰写,转载或使用本文素材进行二次创作请参阅 版权信息 。

欢迎公众号搜索关注,欢迎微博搜索关注,一手资讯,尽在掌握!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