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海东信息港 > 育儿

魏则西一名21岁的青年2016年4月12iyiou.com

发布时间:2019-02-19 20:31:13

魏则西,一名21岁的青年。2016年4月12日在家中去世。

魏则西一名21岁的青年2016年4月12iyiou.com

他肯定想不到,他的死,会掀起一轮舆论的狂风暴雨,将百度公司、武警二院、莆田系、以及监管部门全部卷入风暴的中心。

魏则西死前,在百度的指引下,来到了被莆田系掌控的武警二院肿瘤生物治疗中心,前后花费二十余万元,倾家荡产进行了无效的治疗,最终不治。

公正的说,魏则西本身并非死于生物疗法,而是死于一种目前尚无有效治疗办法的肿瘤。但是,一个本已经极其不幸的肿瘤患者被骗的倾家荡产的事实,激起了上铺天盖地的怒火。

这种怒火的背后,是一种深深的恐惧。在皇城根各监管部门的眼皮子底下,全国最著名的民营医疗资本挖坑,全国最大的居于垄断地位的搜索引擎指路,隶属人民子弟兵的军队医院操刀,将冷静处人一名无辜患者的扒皮剜肉,敲骨吸髓,做成了一桌鲜血淋漓的资本盛宴。

当最知名的搜索引擎和最值得信任的军队医院都成了莆田系的同谋,当罪恶在之下发生在堂堂首都而军队和卫生司法部门均视而不见。那么,患者到底还能相信谁?到底还有谁值得相信?他们到底应该怎么办,才能保护自己不成为这场血肉盛宴的一道菜?

魏则西以自己悲惨的遭遇,向我们赤裸裸的展示了资本和市场恶的一面。这对我们的医疗改革,是一次当头棒喝。

一说起市场的恶,很多自由主义市场经济学家会立刻被提到睾丸一般一跳三尺高。在他们看来,完全的市场经济是最完美最优越的制度。唯有市场才能最大限度的提高效率降低成本。根本什么都不应该管,市场自然会解决一切问题。只要让市场充分竞争,最终一定会给消费者带来最优质最廉价的商品。

说实在话,相信这些自由主义者的鬼话,还不如真的相信世上有鬼更靠谱一些。

市场经济确实非常的高效,但资本的唯一动力是追逐利润。市场经济条件下,胜出的是一定是最能赚取利润的企业。问题在于:最能赚取利润的企业绝不等同于能提供最优质最廉价商品的企业,更不等同于具备社会公德和基本良知底线的企业。

说起市场的恶,历史上有个非常典型的例子,就是美洲的黑奴贸易。

当欧洲殖民者占有美洲之后,他们在美洲从事的一项重要产业是种植业,而甘蔗种植是种植业的重要组成部分。随着美洲甘蔗种植业的发展,欧洲市场蔗糖的供应大大增加,蔗糖从高档奢侈品变成了大众消费品。

为了满足巨大的欧洲蔗糖市场以获取巨额利润。种植园主急于扩大种植善待别人规模。但是,种植园工作环境恶劣,劳动力供不应求,如果靠从欧洲招募工人,不仅无法满足需求,而且会大大增加生产成本。

为了获得廉价的劳动力,为了给欧洲市场供应物美价廉的蔗糖。从16世纪到19世纪,至少一千万黑人被贩卖到美洲,其中百分之七十在甘蔗种植园工作。他们生活工作条件极其悲惨,大多数奴隶都英年早逝。

正是市场的力量,使得欧洲人跑到非洲大规模捕猎黑人,将他们绳捆索绑,塞进条件恶劣的船舱里面,千里迢迢送到陌生的大陆,让他们作为奴隶活活累死。而且,当一个种植园使用奴隶后,其他种植园无论是否情愿都只能做同样的选择,否则就会被市场淘汰。

有人问自由主义者:如果没有,当你的权益受到保护的时候谁来保护你呢?

自由主义者振振有词的回答:可以去雇佣私人保安公司啊。

当千万被人被当做猎物的时候,为什么没有私人保安公司为他们提供服务呢?答案很简单:既然捕猎贩卖黑奴的利润比保护黑人的利润更高,那我干嘛不去捕猎黑人而是保护他们呢?

高效快速,反应灵敏,这是市场的善。唯利是图,没有底线,这是市场的恶。

所以,市场永远不能脱离法律和的监管。一旦脱离了必要的约束,资本就会露出他狰狞可怕的吃人面目。市场化如果没有严刑峻法保驾护航,资本大鳄如果没有严刑峻法威慑约束,是一定会出大问题的。

百度医疗的竞价排名被诟病已久。但在这个问题上,百度从来都是振振有词:我们接受的客户都是合法注册的医院啊,我们有什么能力去核实这些医院是不是骗人?

听起来似乎有道理,然而这属于彻头彻尾的狡辩。

百度竞价排名到底是不是广告?如果是广告,那么广告发布者自然要对广告真实性负责。如果不是广告,那么,竞价排名属于人为更改搜索结果,本身也是对患者的误导和欺诈。

而且,以情恕人这都是次要的。医疗竞价排名这个服务本身,就是恶的,就是资本之恶集大成者。

试问,竞价排名有任何的正面社会价值吗?

答案是没有!

百度就算找出一万个理由来为自己辩解,也无法回避一个最基本的事实:百度的医疗的竞价排名,除了为百度牟取巨额利润和为骗子提供便利外,没有任何的正面社会意义和价值。医疗竞价排名的唯一用途就是欺骗。百度提供了一个注定被用于欺骗且只能被用于欺骗的产品。

重复一遍:百度开发这项服务唯一的目的,就是为自己赚取巨额利润。百度客户购买这项服务唯一的用途,就是欺骗。

这就是市场和资本的魔力。

只要有足够的利益,他们会毫不犹豫的和魔鬼签约。只要有够高的价钱,他们会毫不犹豫的出卖自己的良知。

有人告诉我:很多莆田系医院百分之八十的利润用来支付百度的竞价排名。

莆田系是吃羊的狼,而百度,就是驱狼的虎。他们根本就是坑瀣一气,狼狈为奸,哪有谁是无辜的!

而莆田系,更是中国放任自流的医疗市场化改革开出的邪恶之花。他把市场的恶,在私营医疗领域发展到了极致。

中国私营医院里面,最大名鼎鼎也最臭名昭著的是莆田系。你可以说中国的私营医院不仅仅是莆田系,但一个无法否认的事实是:中国八成的私营医院都是莆田系。

某种意义上,莆田系就是当年的黑奴贩子。莆田系靠着坑蒙拐骗,靠着无数患者的血泪和冤魂,建立起了一个肮脏而罪恶的王国。

而这些枪毙一百回都不冤的医疗资本家们,不仅没有被枪毙,反而有无数的高官贵人为他们站台助威,为他们大开方便之门。那些对规范廉价的公立医院整天横挑鼻子竖挑眼,连卫生间没手纸都要上纲上线批评一番的和媒体,在莆田系老板面前却一个个都象哈巴狗一样,低眉顺眼乖巧无比。

与权力结盟,收买权力,破坏监管,窃用国家资源,进而瓜分鲸吞,本就是资本的本性。只要公权力稍有缝隙,资本就会趁虚而入。

中国公立三甲医院为代表的公立医疗体系,是中国数十年积累的宝贵财富和保障人民获得廉价便利医疗服务的基石。中国公立三甲医院,为中国老百姓提供了远超国力许可的廉价优质便利的医疗服务。但却被常年的恶意抹黑。

在很多自由主义市场派医改专家的鼓吹下,我们出台了一个又一个令莆田系欣喜若狂的医改政策:禁止公立医院提供高端医疗服务,限制公立医院扩张,鼓励社会资本办医,甚至强行要求对公立医院进行混合所有制改革。

常年以来,莆田系占据了民营医院大半江山,利用政策漏洞攻陷了一家家军队医院,但对公立三甲医院,虽然一直垂涎三尺,却无可奈何。善解人意帮他们捆住公立医院的手脚,以行政手段强迫公立医院为私立医院让路还不算。甚至不惜以“公立医院混合所有制改革”,强行为这帮以患者血肉为食的怪物打开公立三甲的大门。

中国的公立医院为什么总体而言远远好于莆田系为代表的私立医院?因为公立医院在法律之外,还有直接的行政管理,这很大程度上弥补了法制不健全的不足。在我国尚未建立完善高效监管体系的情况下,民营医院的乱象根本无法避免。

武警二院和莆田系和合作结果,不就是“混改”的预演么?

百度出事了,很多人呼唤谷歌。但是,谷歌真的就是白莲花吗?

相信谷歌不会作恶的,那都是图样图森破。不作恶的企业都是管出来的,罚出来的,甚至杀出来的。百度这样的民企一旦在某个行业垄断了,比国有企业垄断了还要可怕十几倍。因为目前中国的法律环境因不健全而绝对兜不住某些大企业在无畏之后的无德底线。市场化没有严刑峻法保驾护航,是一定会出大问题的。

无论市场还是资本,都是双刃剑。如果我们忘记了它恶的一面,那必定会伤人伤己。

请把资本关进笼子!

品牌女式风衣
美缝剂怎么做价格
平板拖车尺寸

团购平台

2018年新余体育上市后企业

2011年东莞旅游战略投资企业

2017年郑州汽车出行B轮企业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