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海东信息港 > 金融

捉妖记第三十四章术中秘笈下

发布时间:2020-01-26 14:57:44

捉妖记 第三十四章 术中秘笈 下

看朗格双龙那一脸苦逼样,周子瑜也不禁点点头,是啊,术士并不是生来就淡泊,主要是他们一生之中大部分的时间都用来修行,实在没有余暇来搜罗奇珍异宝,等到他们的修为达到一定程度时,如果看中了什么东西,还不是随手就能取来,那么,一些稀世珍宝放在别人那里和放在自己这里,其实也就没有多少区别了。他略一沉吟,“哼,财物什么的,我还不放在眼里,不过,你们作为无上强者,应该有一些什么特殊的修行方法吧,我是说,比如一些关于术法的典籍什么的。嘿嘿,对,就是这样,要不然,凭你们这两个傻逼,说什么也不可能成为无上强者的。你们说,对不对?”

“这,这……”衡芜君面露难色。

沥竹王却干笑一声,“周大人,同为术士,其实我们修行的路数基本差不多,只不过各人的领悟不同而已,而且你的修为远在我们之上,而我们不过是付出了比常人更多的努力而已,我们确实没有什么典籍之类的东西呀。”

“哦,是真的吗?”周子瑜深深吸了一口气,他眼前的空气明显地波动了一下,“不要以为你们的东西经过了特殊的术法加持,我就拿你们没办法,告诉你们,只要我想取,我随时可以取走你们任何的东西。你们不要忘了,即使你们背在身上形影不离的葫芦,我想吃酒,那还不是跟自己的一样。”

“啊!”朗格双龙同时一惊,那一刻,他们分明感到了身边充满了一种威能,一种仿佛要使自己的真元剥离的力量正在无形中积聚,他们相信,只要周子瑜愿意,他在下一刻就能抽干他们体内的真元,到那时,朗格双龙就真的成了朗格双蛇了。

“周大人,请先别这样,咱们有话好商量。”沥竹王赶紧表态。

“我从来不和人商量,特别是我的手下败将。”周子瑜哈哈一笑,四周的天地元素更加密集地扰动起来,仿佛有一股股的能量正在积蓄。

沥竹王苦着脸说:“周大人,其实吧,我们是有一本小小的秘笈,不过,对于你这样的术法大家,它是没有一点作用的,而你也一定不会赏脸去看它的。要不,我看两位小友天资聪颖,是千年以降难得的天行者,虽然现在修练的是武道,但假以时日,一定能够问鼎术法,所以我想把我们这几十年修行术法的心得赠予他们。”

“不可以!”衡芜君断然地说:“《术中秘笈》乃是我们几十年的心血,怎么可以假手他人。”

沥竹王冷哼一声,“得了吧,几十年的心血,难道比起你几十年的生命还重要吗?”

“那好吧,反正,它是你得来的,你有权决定它的归属。”衡芜君貌似很无奈地说。

“《术中秘笈》!你们是说《术中秘笈》果然在你们手上?”周子瑜吃惊地问沥竹王,他当然知道《术中秘笈》是当年术法始祖行者魏洪所传,后来几经周转,一直是下落不明。不过,江湖传言朗格双龙在很多年前无意中救了一个人的性命,那个人为了报答他们,便以祖上传下来的一本黄皮书相赠。

但那本黄皮小书究竟是什么,却一直没有人知道。

但江湖传言,那本黄皮书就是失传多年的《术中秘笈》。朗格双龙作为大陆上顶级的术法强者,能够有今天的成就,完全得益于这本秘笈,他们精研术法几十年,对于术法的心得更是别有建树,据说,他们二人二十年前就对这部《术中秘笈》进行了详细的解读,现在他们神秘消失二十后,又一次露面,显然对于这本秘笈一定又有了不一样的体会。

周子瑜的嘴角不经意地掠过一抹笑意,他其实早就推测这本《术中秘笈》落在了朗格双龙手中,所以一直在用言语挤兑他们,要的就是他们拿出秘笈来,如果他们能拿出这本秘笈转赠萧王二人,未尝不是好事一桩。

其实,朗格双龙今天栽在周子瑜手中,他们知道不拿不出点像样的东西,周子瑜绝不会饶过自己,所以才会忍痛拿出这本天下修行者人人梦寐以求的秘笈,但是又怕周子瑜据为己有,所以一开始沥竹王就拿话挤兑他,而让萧王二人得到它。

这两个小孩限于年岁,绝不可能在短期内掌握高深的术法修行法门,而且,最重要的是,看这两个小孩都有不错的武道根基,按照术武不相容的原理,他们一旦贸然强行修练,说不定还会爆体而亡,嘿嘿,他们如果因为修行《术中秘笈》而小命不保,那可怪不得自己。

再退一万步讲,即使他们能按捺住好奇心而不修练术中秘笈,那么,这本书给他们就等于是废纸一堆。还有一个他们最期盼的结果,那就是最好两个小孩口不择言,泄露了《术中秘笈》就在他们手中,到那时怀璧其罪,他们就会成为江湖中人人争夺的目标,说不定还能因此引起江湖上又一场腥风血雨。这样一来,只要他们一旦脱困,凭他们朗格双龙的能力,以后有的是办法把《术中秘笈》再抢回来。嘿嘿,《术中秘笈》经过一段时间的流浪,最后还不是一样回到我们的手中。

这两人的用心不可谓不毒。只是他们却万万想不到,尽管后来他们使出种种手段,但是《术中秘笈》却始终牢牢地掌握在萧琰王双手中,这也许是朗格二呆鸟始料所不及吧。

“哇咔咔,《术中秘笈》!”王双跳起来,蹦到沥竹王面前,紧盯着他,“你说,你们真的愿意把它给我们?”

“是的,只要姑娘愿意接受,我们很愿意把这本稀世经典转赠给你们兄妹。”沥竹王和衡芜君一起说,他们现在难得地一致。

“很好,不过,我还有一个条件。”周子瑜再一次认真地说:“除非你们答应我,否则一切免谈。”

“什么事,还请大人示下。”沥竹王惴惴不安地问,他真的害怕周子瑜再出什么难题。

“我的条件很简单,那就是,三年内,你们不得再踏入江湖,从此以后你们不得以任何借口向二位小友索要秘笈,否则,我将会把你们今天惨败的情形公诸于世。”周子瑜不无得意地说:“嘿嘿,如果你们还认为你们的面子有一点点重要的话,我希望你们能够爽快地答应下来。”

“是,周大人,这是我们应该做的,也是必须做的。”沥竹王恨不得大拍心口,可惜由于被捆成了棕子,只能拚命地点头,那模样未免滑稽。

“我以我们朗格双龙的名义发誓,三年内淡出江湖,不问世事,而且《术中秘笈》从此归两位小友,我们一定不会有所染指。”衡芜君暗暗叹气,自己今日落败,可以说是丢人丢到家了,三年生聚,再行卷土重来,到那时和周子瑜之间尚不知鹿死谁手。

“好,记住你们今天所说的话。”周子瑜兴奋得高帽直晃,差点没掉下来。只见他左手一指,一道柔和的能量波动从他的指尖溢出,捆在朗格双龙身上的腰带便夭夭折折地飞回了他的腰间。

朗格双龙面上一红,周子瑜显露的这一手虽然极其简单,却非常的自然,他们自问这一境界确实远远地高于自己,所以,这一次落败并不能完全归咎于大意,但是他们又不明白,周子瑜明明可以早就对自己下手,为什么却要偏偏选在今时今地,他是有意借用两个小孩还是纯属巧合?

种种的疑问在他们心头一闪而过,沥竹王刚站起来就从身边取出一本淡黄色的手抄本,珍重其事地双手奉给萧琰,“王公子,这就是人人垂涎的《术中秘笈》,希望你们好好保管。”

萧琰很奇怪沥竹王右手只是在身上一摸,就象变戏法一样地从身边拿出了秘笈,难道术法强者对于事物的掌控也与常人不同吗?但这念头只是一闪而过。他赶紧伸手接过秘笈,轻轻地捂在胸口。

“周大人,我们是不是可以走啦!”沥竹王小声地问周子瑜。

周子瑜一挥手,“滚吧,今后最好不要让我再看到你们。”

王双一伸舌头,也学着周子瑜的口气说:“滚,今后最好在我眼前消失,否则后果自负!”

朗格双龙恭恭敬敬说声“是”便向后退去,直到距离周子瑜等人十几丈远,他们才转身离开,不一会,长草漫漫,已经失去了他们的影踪。

目视朗格双龙的影子淡出了视线,周子瑜的脸色忽然变得无比地苍白,他头上的巨冠不停地颤抖,仿佛他孱弱的身体不堪负荷一般。

萧琰和王双立即上前,一边一个扶住周子瑜,“周大人,你怎么啦?”萧琰关切地问,他实在想不起来,上一刻还是意气风发的无上强者,这时怎么会变得如此弱不禁风。

“哥,你傻呀,其实刚才周大人在和朗格二蛇较量的时候已经受了很大的伤,不过,在他们面前一直硬挺着罢了。”王双伸手在周子瑜的胸口轻轻地揉搓着。

原来周子瑜经过一番苦斗,早已是油尽灯枯,不过为了威慑朗格双龙,他一直在努力凝聚自身的真元,刚才更是超常发挥,可以说是外强中干了,如果不是朗格双龙已经沦为了阶下囚,他们一定会发现周子瑜的真元律动其实是紊乱的。要不是他们害怕周子瑜剥离了他们的真元,他们是决不会轻易交出《术中秘笈》的。

萧琰抱起周子瑜,“周大人,你要不要躺下好好休息一会,我们这儿有现成的账篷呢。”

“好,好,王小姐真是绝顶聪明,多谢你们,快让我躺下,半天之内不要让任何人来打扰我,还有,我想吃酒,如果我醒来时看不到酒,我还会晕菜的!”周子瑜的声音很是虚弱,但最后说到酒字,还是两眼放光。

“好的,双儿,收拾账篷让周大人休息,我立即去买酒。”王双把账篷整理好,萧琰抱着周子瑜进去,还没来得及放下,周子瑜便轰的一声,仰面躺下,连头上的巨冠也滚到了一边。

王双想给他戴上,他却挥手让他们出去,二人知道他现在最需要静养,便退出账篷,刚到外面,里面却传来周子瑜宏亮的声音,“两位小友,别忘了,酒,酒!”

二人连连答应,周子瑜却不再说话,萧琰侧耳细听,竟然连一丝呼吸声也听不到。“呀,双儿,不好,周大人不会有什么事吧?”

“呸,周大人现在正在龟息,他的术力已经非常微弱,只有经过半天的静养才能有所恢复,这时候,他可以说是废人一个。得,他这人嗜酒如命,我们还是快点想些什么办法为他搞来一点酒吧,要不然,他醒来后一定要抓狂啦。”王双一席话,说得萧琰连连点头。不过,他随即苦着脸说:“这里荒郊野岭的,你让我到哪里去弄酒呀?”

“要不,你在这里守护周大人,我去弄酒。”王双笑咪咪地看着萧琰,“你去弄酒,我还怕你趁机溜之大吉呢。”

“哈,那我在这里守着周大人,同样可以悄悄地消失啊,你怕吗,要不,我们一起去找啊。”萧琰一摊手,“就让周大人留在这里听天由命好了,至多是有几只狼或者苍鹰什么的来扰他而已。”

“哼,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真没想到这样的话能也从你口中说出来。周大人现在身体极度虚弱,即使是一只小小的野兔他也应付不了,你还能忍心扔下他不管?”王双明知萧琰是在逗自己,还是没好气地说。

“那没法子啦,看来,这一次是你考验我的时候了。”萧琰嘿嘿一笑,“也是你相信我的时候啊。”

王双双手一摆,很不屑地说:“你去吧,随便你找不找酒,回来不回来!本姑娘有你不多,无你不少。”

“那好啊,我去啦。”萧琰跃上大青马,“双儿,你说,哪里会有酒卖啊。”

王双嘿嘿一笑,双手拢在嘴边,对着萧琰大喊,“在卖酒的地方!”

孟州市妇幼保健院
山东莘县眼科医院怎么样
北京癫痫病哪家医院治疗好
天津去看癫痫病得多少钱
江苏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