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海东信息港 > 养生

猎妖高校 第二十三章 博彩、货币与纠察

发布时间:2019-12-05 08:25:40

猎妖高校 第二十三章 博彩、货币与纠察

“还能怎么办?各打五十大板呗!”

“怎么打?”郑清追问道。

“轻轻打呗……没听过法不责众嘛。”辛胖子一撇嘴,语气中不由带了几分嘲讽的味道:“学校要为自己的声誉负责,老姚也要为自己的地位负责……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合适不过了。”

“那具体的处理方式呢?”郑清耐着性子,继续问道。

“写检查、警告、记大过、留校察看,不外乎这些手段……哦,对了,还有罚款。”胖子掰着手指头计算到:“两个学院的人互相丢恶咒,一共损毁看台、围栏、椅子、喇叭花等公共财产,平均下来,我们每个人大概要掏七八个铜子儿呢!”

“够我吃一顿丰盛早饭了。”萧大博士嘟囔着:“食堂的油条也才卖两个铜子,豆腐脑三个铜子、炒肝儿四个铜子…”

“你很快就会有钱了。”张季信忽然想起什么似的,打断萧笑的念叨,一脸羡慕的插口说道:“还记得我们猎赛前买的那些‘券儿’吗?那个蓝绿眼儿的半张脸,早上的时候让我哥通知一下我们班的人,去他那边兑换奖金。”

“对哦!”郑清蓦然醒悟:“我压了三个学分,五个银角子,还有十八枚铜子儿呢!我买的新生赛、猎队、猎手,都是我们猎队跟我自己!肯定全中了吧!”

想到这里,他不由兴奋起来,大有抛开猎赛闭幕式,立刻去找蓝绿眼儿兑换奖金的冲动。

“啧,感觉庄家要大出血了。”辛胖子酸溜溜的哼了一声。

“新生赛的赔率原本就不高,我估计三倍到五倍就封顶了……事实上,我们中间赚的多的应该是博士。”张季信摇摇头,伸手拍了拍萧笑的肩膀:“你还记得你买的什么吗?”

“循环赛第四名,裁决;决赛名,裁决;猎手,裁决的埃尔温·霍夫曼;猎队,裁决猎队;九有学院……我记得我买的是第二名。”萧笑翻着手中的笔记本,语速飞快的说道:“每一个项目我都投了一粒金豆子,总共买了五粒金豆子。”

所有人都震惊的看着他,仿佛失去了说话的能力。

良久,张季信才干笑两声,转头看向其他人:“……现在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了吧!‘校园杯’中裁决猎队夺冠的赔率将近一比一百,其他几个项目的赔率也都在五十倍以上。也就是说,博士用五粒金豆子,换了四百多粒金豆子…将近四十多枚玉币!”

郑清疯狂的点着脑袋,一脸崇拜的看着萧大博士,就差用锤子把他脑壳敲开,吸干他的脑浆了——因为萧笑买的猎队,包括名次,与本次‘学院杯’终比赛结果一模一样。

这也是本届猎赛的冷门——包括大学校队与四所院队,‘学院杯’原本一直在这五支队伍之间流传,从未落入过其他猎队之手。然而今年的决赛中,因为的九有猎队联合其他三所学院的猎队强势狙击了校猎队,在双方胶着之际,裁决猎队后发先至,突然出手,由埃尔温·霍夫曼率先找到强妖群的位置,提前锁定了猎手的称号。随后裁决猎队猛砍猛杀,凶的一塌糊涂,终抢在其他猎队之前率先斩杀了野妖王,结束了比赛。

“四十多枚玉币啊!”辛胖子长长的吸了一口气:“足够我买两千多个价值二十四枚铜子的小烧鸡了!那就是四千多根鸡腿啊!”

按照巫师世界的货币换算比例,一枚玉币可以兑换十粒金豆子,一粒金豆子可以兑换六个银角子;一个银角可以兑换二十个铜子儿。也就是说,四十枚玉币可以换四万八千铜子!

“除了吃你还能知道点别的事情吗?”萧笑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说的好像你不喜欢吃我买的卤鸡腿似的

!”胖子立刻瞪大眼睛反驳道:“我记得天见你们的时候,你们吃的比我还快!连迪伦那个半冷血的家伙都很喜欢!”

这倒是事实,萧笑顿时被胖子的反驳给憋住了。

“博士,你没有在填券儿的时候占卜,对吧。”张季信一脸期盼的看着萧笑。

“那个蓝绿眼儿的掮客也说了,流浪巫师在每张券儿上都施展了魔法。包括幸运药水、占卜术之类的魔法都被限制了……况且我也没有那么丰富的资料以及时间去占卜啊!”萧笑耐心的解释了一番。

“这倒也是。”红脸膛男巫点点头,但看萧笑的眼神仍旧带着几分狐疑。

“四十多枚玉币啊!”郑清也在旁边长叹一口气:“我杀了那么多妖魔,才换了一百多玉币……公费生一年的奖学金也才十枚玉币!还记得我送你的那翡冷翠十字架吗?打完折后才五枚玉币!你不觉得……”

“你也说了,是送的。”萧笑默默的扭过头,假装没有读懂郑清的欲语还休,同时出声提醒道:“老姚出来了!我觉得大家现在先闭上嘴……免得被纠察队扣分。”

“我是不会扣你们分的。”郑清嘀咕了一句,却也回头看向主席台,闭上了嘴巴。

校猎会期间,学生会监察部与校工委的巡逻部门联合组织了纠察队,四处巡查,防止校园里气氛过热发生某些不愉快的事情——包括郑清在内的巡逻队员都被委任了临时纠察任务,负责平日里校园风纪检查。

只不过除了那些真正穿着灰袍子、带着学生会徽章的家伙之外,大部分因为‘处罚’而担任巡逻队员的学生们都对这项工作嗤之以鼻。没有人愿意冒着得罪自己周围小伙伴们的风险,去赚校工委发放的那一点可有可无的奖励。

当然,如果这项权利被用来给‘敌对院校’添堵,倒是个不错的选择。只不过随着九有学院与阿尔法学院大规模斗殴事件的发生,这种‘添堵’型的纠察已经很少出现了。

两个学院的人现在都夹着尾巴,装乖宝宝。唯恐再闹出什么麻烦,被学校拎出去当典型。

就像郑清,如果萧笑刚刚不提醒,他差点都忘了自己还有这么一项权力。

宝宝晚上睡觉咳嗽厉害怎么办
孩子中暑症状
小孩老是咳嗽怎么办
小孩半夜咳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